Articles

阿姆斯特丹半日遊記

In 自言自語 on 2007/04/29 by jasoneci

荷蘭 Zoetermeer 室內滑雪場半日遊
 
本篇遊記基本上東拉西扯兼無的放矢,與滑雪活動的關係略嫌牽強!有閒功夫過目的請先別在心中設定不合理的期望,以免看到頭昏眼花卻不知所云…   與滑雪或 snowboard 直接相關的東西請在 forum 或 BBS 裡找…
 
■ 前言
 
三月底才從印度回來,沒兩天老闆忽然要我 04/23 – 24 兩天再到荷蘭阿姆斯特丹開會…
 
我告訴你,老天真的是有眼的,我相信這就是因為我一直在心中抱怨「為什麼痛恨出差的我老是要被派到沒有雪的地方出差」,強大的怨念催動真氣直衝雲霄,讓老天爺由耳朵癢癢到終於看到了我的誠意,所以特地安排一個「可能或許說不定有雪」的地方讓我去!而且由於飛機 04/22 星期日早上 9 點到,所以我還有半天的時間可以到處晃,沒有老婆女兒在身邊,單槍匹馬我當然要找個雪場逛逛啦…   難不成找玻璃窗去逛?
 
(其實這中間還有段私人的插曲,但由於遭到幾位網友反應我的文章又臭又長,害他們頭也昏、眼也花,而且荒腔走板言不及義…   所以這裡就不多說了。基本上,半天時間我有幾道菜可選:白白的人工雪配合慘絕人寰的摔跤運動、玻璃窗裡的女人配合無限的遐想與所剩無多的精力、美美的鬱金香花田配合優美的風景…   和 Kevin。我猜我可能真的想像力有限,竟然選了最無趣的 SnowWorld!老婆可能會心喜,而女兒可能會嘆氣!)
 
以下為確定事件行將發生後的緊急應變聯絡人員名單及通聯摘要:
 
    • 滑板基地駐荷蘭阿姆斯特丹辦事處雪務代表 => Kevin:「不要說今年只下了一天的雪,即使多下點也沒得滑…   因為荷蘭沒有山!」
    • 滑板基地環球航太科技暨通訊協調中心主任 => Allen:「要栽培後進,教小朋友玩飛行電動玩具…   沒空!」
 
(飛行電動玩具這檔正經事ㄦ,沒個準哪天你就會搭到這批後進駕駛的飛機…   所以…    任重而道遠!Allen 教官加油!)
 
TMD!人再衰,也總要有個限度吧,難得有機會能從赤道來到歐洲耶?!話說回來,我也終於有幸加入全球暖化的受害者行列一起嗆聲舉牌抗議了!
 
■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過 Kevin 建議可以到室內滑雪場去玩玩,可能無法盡興,但多少解解饞…   對於一個一年四季沒幾天能看得到雪的人而言,還可能有比這更良心的建議嗎?
 
Sounds good!主要滑雪活動幾乎都集中在 Grouse Mountain 的我,其實並沒有那麼在乎場地。溫哥華這麼個小小的松雞山頭我就可以混個兩年…   還樂此不疲,打算繼續混下去咧!何況在想像中,室內雪場沒有大風雪,地面比較平整,而且是真正的雪而不是人工草皮哦…   對我而言應該算是雖缺乏挑戰性,但絕對可以接受的場地吧?不過借貸(Rental)當然是避免不了的啦…   這麼一想,我還沒滑過 snowboard 就先買了,所以到目前為止,沒有租過 snowboard 耶!
 
Ski 在室內滑雪場完全沒有發揮的空間,我可能花在 lift 或 J-Bar 上的時間還多過滑雪的時間…   暫不列入考量!
 
Kevin 提議的室內滑雪場是 SnowWorld,在荷蘭有兩個場地,一個是 Amsterdam 附近的 Zoetermeer,一個則是號稱擁有全歐洲最長室內滑雪道(500 米),位於荷蘭東南部德國邊境的 Landgraff。由於 Landgraff 離 Amsterdam 較遠,單程約需兩小時,怕來回時間不夠,所以就去 Zoetermeer 吧…   每件事都有第一次的…   期待的心情!
 
 
 
(SnowWorld 兩個場地都有 WebCam 可以看,我還特地滑到 WebCam 前向全世界揮揮手哦…   但我猜應該沒有人看到,因為沒有工作人員來趕我走:http://www.snowworld.nl/default.aspx?ID=130
 
原來想像 indoor ski slope 應該就像圓山冰宮(Ice Rink)那種室內冰場一樣,只要多穿一點大概就夠了,結果找天氣狀況時意外發現 Landgraff 的室內平均溫度不是 2 – 3 度,是 -5 度…   (我有夠笨的,高過冰點,雪就開始溶化了,當然是在冰點以下!頭殼派去!)不知怎地,心中忽然浮現出天花板吊掛著冷凍豬肉的屠宰場冷凍櫃畫面…   電影中經常出現的,而且通常都是警匪槍戰的標準場地,例如 Black Rain、Predator…   只是不知道到底誰吃過裡頭卡著子彈的豬肉…  sorry,離題了!Anyway,意思就是說,光穿毛衣,可能會變成歲寒鳥僵的冰棍ㄦ…    這下行李可又得用力灌水了!
 
家裡除了連身雪衣與雪鞋之外,其他的滑雪裝備都在 Vancouver…   連身雪衣會在台灣是因為滑倒的時候袖子裡老是進雪,冰冰的很不舒服,每次都要在那裡花時間把冰從手套與袖子裡挖出來,搞到很煩,反正行李箱空著,索性帶回台北來,在袖口延長一段防水罩罩住半個手套,讓我在雪場上不會每次滑倒時都覺得很 x …   勉強算是二手衣物的好處吧,不管怎麼惡整老婆都不會多管,我也不太會心疼。或許只是心理因素,但新的衣服我想亂搞可能就會多點考慮。
 
雪鞋則是因為想加一條 Ankel strap …   奇怪,又脫軌了!不談雪鞋,也不打算帶雪鞋,因為只有半天可滑而已,帶這麼個重傢伙,形同鍾侃搬磚!如果是滑個 3、5 天,就列入考慮!
 
沒有頭盔、雪鏡、護腕、護膝、護屁墊、防摔背心…   身上幾乎完全沒有護具,其實對我而言風險有點高,更由於星期一一早就要連開兩天半的密集會議,所以萬一在雪場上出了狀況,導致會議無法達到預期目標,老闆多半會把我給斃了…   他說:「Jason,do whatever you can to keep me away from anything funny about you!」,因為我是他的 delegate ,在其他 regional representative 前,的確是得避免出太離譜的洋相,免得害他成了 global 笑柄…   不過除了硬上,我好像也沒有太多其他 option 了嘛…   就醬子上了吧!
 
我是會作 homework 的人,但…    套句電影台詞:「Houston,we have a problem!」…   SnowWorld  的網站竟然只有荷蘭文?!
 
天啊!荷蘭人的平均英文水準流利到離譜的地步,堪稱荷蘭除鬱金香花園、櫥窗女郎、風車與木鞋外的另類國寶!網站怎麼會沒有英文咧?!真正是混到讓人看不過去!也罷,天下之大,沒有走不下去的路,老子就用猜的,基本原則連小朋友都知道:「有邊讀邊,無邊讀中間」…   讀不出來的,當作沒看到:
 
  • Tarieven 看起來像 tariff,應該是價目表吧
  • Kinderen 可能是 children、所以 Volwassenen 是 adult
  • Winterseizoen 唸起來像 winter season、Zomerseizoen 則像 summer season
  • Dagkaart 如果是 day、Halve Dagkaart(4 uur)顯然就應該是 half day (4 hours)了
  • Materiaal 大概是 equipment、而 Schoenen 多半就是 shoe / boots 了
 
看起來應該是四個小時卅元以內,滑板和 boots 10 大洋,所以理論上四十塊歐元應該可以搞定…
 
■ 阿姆斯特丹
 
由於是商務艙,從飛機落地到出關花不到 10 分鐘,整個機場不太像一般的機場大廳,倒比較像市集,一團混亂,到底該往哪裡走還真的摸不著頭腦,幸虧英文還通,所以逛了兩圈之後終於買到 Connexxion 的 shuttlebus ticket,單程 12.5 歐元…   大約 560 台幣,好像不貴,但有 6 位乘客,而且 20 分鐘就到了…   所以機場離市區應該是有夠近的,只是因為看不懂路標,所以對於距離的概念也配合著變得很薄弱。
 
到旅館才 11 點左右,無法 check-in,聯絡了 Kevin,他大約 12 點半會到,所以我有一個半鐘頭可以到處晃晃。把雪衣和毛線衣翻出來塞到背包裡,帶了照相機與地圖,就出去曬太陽了。
 
真的是有點離譜,在 CNN 看的天氣預報大概都維持在 8 到 20 度之間,相當於台灣的冬季,所以毛線衣應該是沒錯的…   大錯特錯!豈只風和日麗而已?大太陽加上很舒服的微風,氣溫大約在 25 度左右吧,根本就應該是穿件 T shirt 拉個躺椅躺在河邊樹下睡他一整個下午的好天氣,冬季 my ass,這才是我心目中的春天!
 
旅館在 5 條運河的交會處,所以走出去看到的都是河道,很美的河邊風景,河裡來來去去都是小船、河邊都是讓人覺得很舒服的草皮樹木、草皮上到處都是狗屎(這樣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拉個躺椅過來了吧?否則翻身的時候至少得記得閉嘴!)、再往草皮兩旁延伸過去的則是街道與自行車道,街道看起來有點窄,而且兩邊停滿了車…   絕大部份是小車,台灣的車在這裡,應該算大車!運河旁的車道應該多半是單行道吧,走了一個小時,沒看到幾輛車在路上跑,倒是自行車道上絡繹不絕的自行車讓人有點訝異,這裡的自行車雖然沒有大陸那麼讓人傻眼,但是普遍的程度倒也讓台灣的朋友不致於懷疑荷蘭政府花錢在自行車道上的錢到底是在消化還是在消耗年度預算!
 
路邊的建築很漂亮,而且顏色對比很強烈,沒有台灣馬賽克那種不太有生氣的感覺!外表雖然古老,但仍光鮮,裡面的裝潢則蠻現代化,與建築物外表截然不同。由於建築本身都已經非常古老了,有好多棟建築可以看到很明顯的傾斜,幸虧是往兩邊傾斜而不是往前,否則該早被拆了。最誇張的三四棟,已經「倒」了,但被兩旁的建築「夾」住…   沒倒成!
 
咱們台北也有這麼一棟超級景觀大廈耶,而且咱們台北市那一棟是很大的現代建築物哦,不是像荷蘭這幾棟一柱擎天式的單棟骨董建築可堪比擬的!所以論咱們建築物打混摸魚的程度與功力,荷蘭再怎麼樣追,都只能算老二!如果有哪位朋友不服氣,想為荷蘭幫腔,可先回顧一下台灣建築史上相當有名的「沙拉油空桶充當建築物地基」建築施工法…   然後,我想您大概就會同意…   「他們爭的…   是第二!」
 
(這句話是日本某冷氣的廣告台詞,該廣告雖然蠻「低成本」的,但沒看過的可能看不懂爭第二的道理,抱歉!)
 
絕大部份的公寓,在頂層都有根大柱子橫伸出來外面,尾端掛根大鉤子。初看到時有點納悶,如果是商家,掛個旗子什麼的還有點道理,但公寓?!問了一位與兩個兒子正在遊河的先生,他告訴我,這是用來運送傢俱的。一般公寓沒有電梯、門很窄(感覺上大約在 70 cm 左右吧)、樓梯又陡,搬家時,傢俱甭想從家門口進來,所以幾乎所有的公寓都有這樣的設計,好讓傢俱直接從窗戶拉進來!看看那種樓梯…   你可能不會希望你年紀大的時候,是住在這種公寓裡,否則請從現在開始吃維骨力!
 
看到了一種沒見過的小車,雙人座,看起來應該是二行程小引擎的車,比較接近摩托車加洋鐵皮的罐頭外殼,Smart 跟它比,還算大車。
 
這輛車很有趣,我們幾個全球來的同事都在問荷蘭同事這輛車的價錢…   讓大家捧腹大笑的是,三位荷蘭同事給的開場白都是:「It’s more expensive than you think!」,一字不差,跟唸台詞一樣!只有第三位同事最後告訴我們那輛車大約是 10,000 歐元左右…   當然還要加足夠讓你在台灣買下一輛小車的奢侈稅、其他拉拉雜雜稅和每公升超過一塊半歐元的汽油…   不難想像為什麼荷蘭同事在回答這種問題時會給這種相同的回答!台灣的車價早就是便宜到令不齒的地步了…   但這下,我更不敢再抱怨油價太貴了!台灣在能源消耗方面,相對而言,奢侈了些!
 
帶著地圖逛 Amsterdam 有點辛苦,因為路牌不在路上,而在建築物上。所以走到十字路口想搞清楚自己在哪裡時…   東張西望只會看到方向牌,找不到路牌!要不是幾乎你碰得到的人都會講英文的話,找不到路回來,抓著一張地圖蹲在路邊哭不是沒有可能的!
 
逛街一個半小時的總結:安靜美麗的城市,有機會來的話,該租一輛自行車,或是搭船逛一圈整個市區。搭船是很悠閒舒服而且很有效率的逛街法,費用,我不知道!自行車則是大街小巷任意穿梭的自由行程,費用,more expensive than you think!
 
■ Zoetermeer
 
Kevin 開一輛可愛的小紅車來接我,印象中是 Peugeot 206,租來的,沒有冷氣,但有收音機,後座塞了 Kevin 的家當,還算寬敞。我在台灣開車幾乎都是車窗天窗全開,很少開冷氣,所以有沒有冷氣倒無所謂…   印度熱得半死,但黃黑的小計程車幾乎都沒有冷氣,只有藍色的 coolcab 才有超爛級冷氣…   到了台灣,冷氣是基本配備!
 
剛剛說帶地圖逛阿姆斯特丹很辛苦,對 Kevin 這類科技新貴而言,算好解決的,帶一個 GPS 上車就搞定了!改天有精神、有興趣、再有時間,再來研究這種東西…   我不玩這些電子玩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Zoetermeer (Z 發音成 S,蘇)停車場還真是蠻多車的,而且旁邊剛好停了一輛 Matiz…   他鄉遇故知,我平常開的就是這輛省油耐操的 Matiz,一公升可以跑到 18 公里以上,內部空間有夠大…   又脫鉤了!Anyway,照張相留念!
 
看了價目表,我剛好就在冬季的最後幾天去滑…   晚一個星期,兩個鐘頭的代價可以滑八個鐘頭…   當下心中真是 x 到一個不行!但是 Kevin 有不同的看法:「滑兩小時就好了啦,超過兩個小時就會無聊的…」。而且滑完雪之後,我們還有別的節目,太晚回去會被扁的,所以好吧,就兩個小時!
 
試好 boots 後,去要了塊 151 的板子,比我自己的板子軟一點,stance 要他幫我調成 18 / -12(只是試試看,因為我在大小姊的板子我滑的時候是調 21 / -15 的。),stance width 看起來有點窄,可能在 45 左右而已,不過隨便吧,想像中應該還過得去…
 
手套給忘在旅館的行李箱裡了…   shit happens!剛好 Zoetermeer 正在 30% off ,結果 Kevin 把他的手套借我,而他則去店裡買了雙據說已列入 wishing list 久矣的手套。外型是蠻富科技感的節足類造型,built-in wrist guard 是一塊架在手背上的硬塑膠,上面有滑軌,嵌著另一塊帶 velcro 的硬塑膠片上下滑動固定手腕位置,我研究了一下,硬塑膠本身硬度不夠,是靠滑軌類似 H 型鋼的設計來提供強化作用的…   整體設計上,光看,就覺得很有戰鬥氣息,再配合 Kevin 的盔甲,如果不穿上外套,看起來有夠像電影裡的戰警,一副衝鋒陷陣的架式!為了向過去說掰掰,Kevin 當場把他的護腕丟進垃圾桶內…
 
一切就緒後,14:30  進雪場…   果然冷得像冷凍豬肉屠宰場,哈哈!但是一看雪道…   這是雪道嗎?左右兩條雪道一樣長…   不,一樣短,目視大約只有 100 公尺左右吧。左邊的一號滑道是 park,右邊的二號滑道是緩坡…   要先上去再滑下來。兩個小時?!這個玩20 分鐘就會開始無聊了吧?
 
● 拉 Bar
 
這麼短,沒有 lift 可搭,上坡要拉 bar…   奇怪的東西,應該是 T bar 或 J bar 的變形,就一根棍子,尾巴有一塊圓盤,看起來像 golf 的 tee。站到定位,棍子經過時拉住,它就會拖著你上山,由於棍子可以伸長兩倍,所以是得把圓盤夾在兩腿之間的…   如果是 ski 的話就完全沒有問題,但 snowboard 就很慘,前腳會一直有想要抽筋的感覺,而且很累。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該把前腳角度調到 21,或乾脆把 stance 調成 forward,但最終還是沒有去動它…   人懶為患!
 
對我而言,拉這種東西應該結局是很慘的,因為在 Grouse Mountain 上,我用 ski 拉 rope tow 沒有失敗過,用 snowboard 拉,則是沒有成功過,所以心理上的障礙始終存在…   但有如神助一般,竟然沒有槓龜,在短滑道兩邊各滑了一次暖身,都很順利。這…   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也許 07 / 08 雪季再試試 rope tow 看看…   接著 Kevin 帶我去三號滑道…   嗯,看起來是長了點,目視距離大約在 200 公尺左右,比起天然雪場當然還是短得多,但是玩兩個小時過過癮,應該夠了。
 
200 公尺仍然不足以 qualify for lift,所以還是只能拉 bar…   兩個小時下來,最耗體力的就是拉 bar,而且我那塊板子的底根本已經沒有腊了,底面跟砂紙沒差太多(誇張了點,但真的在緩坡上,它甚至不會自己往下滑,真是夠了。),所以拉 bar 上坡時腿更費力。第一次上去時由於在接近頂端 bar 的相對速度與受力會忽然改變,所以一下措手不及,在那個轉角處吃了悶虧,摔了個大跟頭,牙齒撞到冰面,那顆可憐的左上外側門牙懸在那裡要掉不掉的…   害我在接下來的幾天裡,看起來好像掉了右邊尖牙的吸血鬼,這兩天會想辦法幹掉它…   找個鉗子什麼的…   我還得耽心有人哪天吃飽太閒,會跟我老闆說:「You sent Dracula to the meeting?」咧,那可就又需要一番唇舌了!
 
● 蜥蜴走路
 
這塊板子是軟一點的,所以在坡頂時,花了點時間試試看蜥蜴走路,在 Grouse Mountain 試過不成,結果在這裡試過幾次之後就可以往前進了,很容易的耶?所以在技術上應該還好,但我自己的板子大概先天條件上不是那麼 match,所以比較難抓到要領,現在既然要領有了,也對蜥蜴走路有信心了,剩下來的當然就是 07 / 08 雪季再拿大小姊的板子跟我自己的板子套套看了囉!
 
我體會到的要領其實只是很簡單的兩點,但未必是對的,所以還請各位向教練請教正確的玩法。第一點就是身體得微向前傾,如此而已,怕往前摔,就無法前進;第二點則是,前腳尚未落地就得起後腳,用板端的力量讓後腳向前彈,前腳落地,就停了。
 
● Carving turn
 
Kevin 教我 toe-side carving turn,我終究沒能成功!
 
失敗的原因,我猜心理因素還是佔大半。因為身上完全沒有護具,而滑道全寬大約只有 the Cut 的三分之一左右,少了護膝,我的膝蓋不敢往前壓,速度一快就會本能地縮回來,以免撞上牆壁。所以有幾次感覺已經切入雪面,但由於人已經過中線,而且速度還在繼續增加,所以 heel 會自動地往後踩,回到 skid …   沒問題的啦,我的希望永遠在明天,回到 the Cut 之後再來玩,在 the Cut 我能容忍的速度高得多!
 
● Nose
 
Nose 很像 switch,只是旋轉的軸心不同,switch 的軸心在身體中央的垂直線,而 nose 的軸心則在板端。Kevin 指導了我一些要領,然後看著我自己玩了幾次…   雖然我不敢說我是成功的,但其實我覺得並不難,腰轉一下就過去了…   理論上我在每次 linked turn 之間就可以帶一個 nose 進下一個 turn。
 
我沒能把動作做到漂亮的問題癥結還是護具,沒有護具我很怕摔傷,尤其是我的 fakie 很爛,而 fakie 一定是在 nose 的前面或後面…   所以我有八成把握會摔跟頭!
 
護具與技術無關,但很能左右技術的成長!
 
● Fakie
 
剛說我的 fakie 很爛,Kevin 就要我練 fakie …
 
那塊板子由於板底摩擦力太大,讓我 switch 經常都是轉一半就停下來(請注意,是「停」下來哦!在 Grouse Mountain 不會停下來,會滑出去、滑倒或仆街!)!所以只好從坡頂就給它 fakie 下來,或是速度比較快的時候 switch…   但奇怪的是,感覺 fakie 比預期的順利得多?也許是人工雪場的關係,雪面比較平坦,所以重心比較能掌握…   還是哀兵策略的成功運用?
 
回頭想想,雖然是人工造雪,但實際上,Zoetermeer 的雪感覺比較像鉋冰機刨出來的冰沙,雖然不會像雪泥一樣 slush,但顆粒比較粗,跟在 Grouse Mountain 上天然的雪有點差距…   大概介於 powder 與銼冰之間吧。無所謂好壞,但想像中,總該比人工草皮好吧?
 
● 走人
 
16:30 走人,Kevin 才感冒,未完全 recover,我則是在拉 bar 上消耗了很多體力…   但兩個人上去下來上去下來地連續玩它兩個小時,Kevin 說的沒錯,兩個小時差不多夠了。
 
室內雪場對我而言,是個快樂的回憶,是個很好的練習場,喜歡玩 park 的應該也可以很盡興;不要抱著錯誤的期望,認為可以跟天然雪場匹敵,就可以玩得很愉快!也跟 Kevin 學了蠻多東西,算是預習吧,我相信 07 / 08 雪季我也會玩得很愉快的!
 
離開 Zoetermeer 之後,Kevin 先送我去朋友家(月初才發現我和 Kevin 在荷蘭有共同的朋友)、把傢伙載回家、還車、再搭捷運到朋友家來…   繼續晚上的節目…   我還沒 check-in hotel 咧!
■ Wii
 
一頓豐盛的晚餐過後,我在門外抽菸,就看到客廳裡開始動起來,朋友把沙發整個搬開,桌子推到電視前…   空出一大塊地方,準備開始玩 Wii…   就場地而言,我家根本就是家徒四壁,完全是為了 Wii 所設計出來的,所以如果有哪位朋友覺得家中的客廳空間不足以發揮 Wii 的優點,小弟隨時歡迎…   順便把您的液晶電視也帶過來,卅九吋以下的就省了…   小弟家中只有映像管那種東西,而且還沒有擴充的打算!
 
電視遊樂器這種東西,我家基本上是禁止的,原因是我完全沒有自我約束的能力…   如果玩久了頭會暈,倒也就罷了,但我又神經很大條,不管賽車、第一人稱射擊或空戰,一概不會頭昏,所以一玩可以十個小時以上。其他人站在後面看都會頭暈,小女兒還坐在我腿上邊看邊叫好…   老婆火大,我家成為電視遊樂器禁區,只有 2D 的電腦遊戲因為還有老婆的學生要玩,而得以在書房的桌上型電腦中保留一點生存空間。
 
人的體能畢竟有限,尤其是年紀增加之後,發覺視力開始退化,那種連續幾個小時緊盯著銀幕看的習慣就變成了臨界點的殺手,所以兩年前,連電腦遊戲像 Need for Speed 、Quake、Descent …   之類的電玩也陸續退出了我的 NB。令人欣慰的是我對電玩的熱情也跟著同步衰退,看到這些新玩意ㄦ時,我心中泛不起任何的漣旖。以前 Phoenix 的同事特地準備了賽車遊戲要我去他家玩 PSP,畫面很壯觀、車子很漂亮、音響很刺激,比電腦遊戲強多了…   但仍未能讓我興起想買台遊戲機的慾望,連玩的是什麼遊戲也在一星期之後忘得乾乾淨淨…  
 
女眷們搬到加拿大,理論上正是電視遊樂器進駐家中填補空缺的大好時機,但我也剛好陷入購物的低潮期…   與電子或名牌有關的東西,像 PDA、手機、GPS、MP3、音響、液晶電視、USB…   連電腦都很懶得花時間去研究,所以這些東西也未能成功地趁虛而入。
 
Wii 倒會是個我該特別小心的例外,因為它不單純是雙手捏著控制器而已,全身都會跟著動起來的…   能不能算運動還很難說,因為其實還是很局部,所以我的感覺是活動而不是運動,但好歹解決了傳統電玩保持同一個姿勢到僵硬程度的重大致命傷;眼睛長時間定點聚焦的問題也隨著身體可以前後左右上下移動的操控方式,而不再成為眾人異口同聲詌譙的焦點…   更重要的是,不同的年齡層對於這些已經問世的遊戲,接受程度非常一致地極高,這代表著全家人都會很「挺」 Wii…    了解 Wii 劃時代的突破,但我的選擇還是不接受把時間花在電視遊樂器上,因為即使它能讓全家大小同樂,但以它的接受程度而言,可以輕易地取代所有其他家中傳統娛樂,讓全家人一有空,就聚在電視前同樂…   結果會是殊途同歸。如果我媽媽想玩,我會考慮買一台讓她動一動,其他的就免談了…
 
原先還很堅持光看不玩的,因為光看,頂多一星期就可以把它排出腦中;自己動手玩,我會很快就上癮。但終究還是拗不過大家的簇擁,玩了它兩下,只是最 common 的遊戲…    果然好玩!
 
保齡球只有看 Kevin 玩,用手腕轉動的力量讓球轉動,好像蠻好玩的…   我想真的玩上了,大概就不需要再到保齡球館去了。拳擊…   吃憋!顯然揍人不是我的專長,我成了全場唯一被擊倒的敗兵之將…   有種想衝到電視前面去扁對手的衝動,不過朋友那台台灣帶過去的大型液晶電視所費不眥,聽說荷蘭很少見這麼大型的電視,所以…   就挨打吧!網球應該是我最能 enjoy 的遊戲…   雖然不必跑得氣喘噓噓地,只要揮手就能打到球,但是全身會跟著跳來跳去,活動量應該算夠了,而且…   真的很好玩!只是從庭院看進來,可能會有點好奇裡面看起來像在打蒼蠅的傢伙到底在幹什麼!乒乓球…   這個我鐵槓龜的,從 Apple II 開始玩打磚塊,我就是這種下場!打飛盤,算變形的小蜜蜂吧,看起來蠻好玩的,但從來沒有對這種遊戲感興趣過!
 
玩到快半夜,這肯定是全家人可以一起玩,而且會玩得很開心的東西!只要記得世界上還有其他的娛樂或親子互動方式,副作用應該就還可以接受,否則短時間內,我大概還不會去追這種東西吧!
 
論個人的 preference,我可能還是會堅持抓著方向盤踩著油門的賽車電玩…   一圈一圈地跑,追的是幾秒的差距,非常個人化的刺激感與成就感還蠻強的!尤其是,被警察追上,還不必繳罰款…   讚!Wii 的 Snowboard 遊戲,看起來有點像 PSP 的畫面,但控制的方式截然不同…   主要在手腕的轉動扭動…   看著畫面可能很過癮,但與實際的滑雪有段距離,活動的肌肉完全不同,所以似乎沒能產生太大的吸引力。倒是在溫哥華的 Science World 裡頭那一台滑雪電玩,玩起來比較有點像滑雪,至少運用的肌肉群大致上是相同的…
 
Wii 對我的影響,事後看來並沒有那麼大,因為後面密集的兩天半會議,每天都是整到晚上 11 點左右才回到旅館,最後一天開完會直接上飛機走人,很難回頭想起 Wii 有多好玩…   不過,至少結論很單純:沒人提起就當它不存在,有人提起就先蓋他鍋子,再慢慢研究!
 
■ 結論
 
  • 「有邊讀邊,無邊讀中間」竟然也可以應用到荷文…
  • 回頭看看這篇遊記,發現有些地方的遣辭用字可能會造成對中華文化的傷害。如果是肚氏成語也就罷了,但有些是其來有自的成語,例如陶侃搬磚、歲寒蟲僵、人滿為患…   等的,這些成語有其歷史悠久的典故,我得假定大家都聽過,而且能判定它們遭到竄改…   否則孔子會特地為此下凡敲我腦袋…  
    (肚氏成語應該只有住在台灣的朋友能體會到其中精義,在此先向旅居海外的朋友說抱歉。但亡羊補牢,時猶未晚,有興趣關心一下台灣未來的你,請在網路上搜尋「教育」、「 部長」、「 成語」等字眼…   如果找到的文章裡有與「豬」或「竹」相關的內容…   you are on the right track!別用英文找,你只會找到「碴」!)
  • 「 x 到一個不行」…   這是網路上學來的,雖說活到老、學到老…   但老是學一些無頭蒼蠅式的口語,有時也真讓女兒搖頭!
  • 其他粗俗粗魯粗野的字眼不多說,我直接假定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 天下雜誌 369 期中由副總主筆蕭富元於 04/11/2007 所執筆的「全球暖化 – 台灣不願面對的真相」文中由全球的角度對暖化現象進行了蠻廣泛且有深度的探討,包括現況、可能造成的影響及後果。其中雖然沒有特別提到有沒有雪可滑,但以近年來的反常氣候現象來看,哪天沒雪可滑應該不會是個意外,所以室內滑雪場的市場應該還是會有它的未來性吧…   如果沒有被淹掉的話!(http://news.yam.com/view/mkmnews.php/479335
  • 建築工程中有所謂的「軟底施工法」,是廚房浴室中牆面貼瓷磚的施工法,與「沙拉油空桶充當地基」的施工法完全不同,切不可混為一談!

2 回應 to “阿姆斯特丹半日遊記”

  1. 聽說你牙齒掉了… 唉好心疼阿, 來抱抱!
     
    不曉得你知不知道一個band叫做Queens on the Stoned Age.
    我不記得之前給你的CD裡有沒有.
    我寄兩首歌到你的hotmail, Go with the Flow 跟 You Think I Ain\’t Worth a Dolla.
    你應該會喜歡!
    tell me what you think
     
    love you!

  2. omg 我band的名字竟然打錯…
    是Queens of the Stone Age才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