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流水帳

In 自言自語 on 2007/03/23 by jasoneci

(原文 02/19/2007 發表於「滑板基地 Blog」 http://www.yingti.com/snowboard/board/weblogs_news.php
 
流水帳
Mon Feb 19, 2007 3:23 pm
 
這篇 blog 只是我 02/17/2007 到 03/02/2007 在溫哥華休假兩週期間,在 Grouse Mountain (Vancouver,Canada… 聽過人叫它「松雞山」)滑雪的個人記錄、感想與心得。對於滑雪,不管是 Ski 或 Snowboard,由於我的技術或經驗都不是經由正規教學管道取得,所以對於我的感想與心得,請抱著懷疑的態度,切勿信以為真。萬一有內容涉及滑雪技術,請以教練的指導為準!
02/17(六)
 
這是最近幾次飛溫哥華第一次沒帶重感冒隨行,但換得的是機上沒能睡多少覺,出了機場正是台北半夜一點(已經是新年了耶!),昏昏沈沈的,回家補睡… 幸虧還趕得上吃年夜飯…
 
過半夜12點,四周靜悄悄的,完全沒有任何過年的感覺… 唉,在台北的話已經炮竹響翻天了… 看來過年還是在台北過,來得熱鬧!
 
由於二小姐沒有放假,如果週末再不滑雪,她今年就沒雪可滑了,所以老婆下令,明天上 Grouse… 人多的話,滑兩趟就好了!我還沒時間上腊咧,看來只好就這樣給它上了!
 
02/18 (日) 晴天、飄雪、沒下雨
 
到 Grouse 停車場,滿滿的,雖然找到了個車位,但是連 payparking 都滿了的狀況來看,也應該別妄想能滑得盡興。不過既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無所謂… 就上吧。
 
老婆去 Customer Center 問了一下,Y2Play 21 日開賣… 價格實在差得太多,不 extend 也實在說不過去!
 
出乎意料之外地,人不如想像中多… 到底那麼多人在山上的哪裡啊?Chalet 也沒有很多人啊?不知道是不是遊客佔多數?雪車上倒是坐滿了人沒錯…
 
到了 Chalet 才忽然想到 Gary 根本不知道我長什麼樣… 應該只有 Ed、 Gigi 和 Sam 見過我吧?這下糗大了,我也不知道 Gary 長什麼樣咧!總不能去 Customer Center 要求廣播找人吧?我腦袋顯然有點問題,年初還記得報告自己穿什麼衣服,這次竟然給忘了… 只好回頭再道歉了!
 
雪況還好,沒什麼風,天氣晴朗,上半部的雪比較硬,有的地方接近冰塊,中段以下就很不錯了,到三、四點鐘還下起小雪,沒跟著雨,應該算很棒的天氣吧!等 lift 也還蠻快的,大約 5 到 10 分鐘就可以等到,有一次連等都沒有,到了 lift 就直接上了,不過老婆和女兒可能是最近沒什麼運動,體力不佳,滑了 6 趟就不行了… 想想今天只是試試雪的感覺,後面還有兩個星期要操… 保留點體力吧… 打道回府!
 
今天在 lift 上終於看到 snowboard 飛奔而去的景象。有位在 park 附近的女孩沒能抓得住板子,結果板子朝山下飛馳,我看所有 lift 上的人都回頭看,也真的幸虧今天人不多,那塊長了眼睛的板子閃過好幾個正在滑雪的人,一直衝到 lift 的防護網上去,看來還好,除了一陣驚呼之外,沒有造成什麼慘劇… 我得記得給二小姐的板子加條 leash。
 
晚上確定大小姐這星期趕案子不會上雪場,吃過晚飯把她的板子拿來開始拆 binding ,本來不想大動干戈,只動動角度把 goofy 換成 regular 就好,結果調好後看看不太對勁,那塊板子有點方向性,只好整個 binding 全拆下來換成 regular +15/-15,明天要連螺絲刀也帶著,反正就我一個人耗他一整天,有得玩… 還沒滑過 strap binding 跟短板(149),心中是一直抱著期望,認為大小姐的板子應該是比我的好滑的…
 
另外有兩頂安全帽上的 goggle clip 會脫落,也索性拿錨釘把它給打死,免得夜長夢多…
 
02/19(一) 大雨、大雪、大風
 
Bad day … 早上急著出門安全帽竟然忘了拿、護腕找不到、沒有先看 snow report … 但山下的雨讓人很擔心,沒來溫哥華之前最怕的就是這種雨!溫哥華的雨老是滴滴答答的把雪沖掉,再加上好幾個星期沒下新雪,所以昨天看到已經有好幾塊區域已經見底了,給人一種沒太多好日子的聯想。記得去年還曾經因為 screaming eagle 等 lift 的地方沒有雪還關閉過…
 
今天帶的是大小姐的板子,穿她的 boots 花了點時間,上山時衣服外層已經夠溼了。纜車小姐說昨天晚上下了 1 吋的雪,結果纜車到了山上 … 與昨天完全不同的另一幅景象,大雪紛飛,沒什麼地方是沒被雪蓋住的,工作人員正在 Chalet 屋頂把雪給鏟下來 … 是老天知道我的假不多,特地送一些鬆雪來嗎?老天畢竟是有眼的!大家都說鬆雪讚,雖然我還沒碰過 … 但是比起昨天的銼冰來,不可能更差吧?
 
以上的驚喜沒能持續太久!
 
舉步維艱是第一個撲滅我激情的印象… 這哪是 1 吋啊?蓋過腳面耶?!應該有 5 吋吧?這輩子第一次穿 strap binding 的過程不是那麼順暢,腳底黏了一片雪,所以 binding 清乾淨,strap 還是卡不進去… 搞了 10 分鐘,快抓狂了,後來迴光返照,才發覺 binding 上有一層硬雪塊… 當雪很厚時,坐下來穿 binding 會被雪擋住,看不到自己的手在做些什麼。加上大雪還在繼續飄,還有點風,手快凍僵了,各種感官靈敏度會自動降低… 我身上穿了防摔背心、護屁墊、護膝,動作更不靈活…
 
開始滑了之後就知道厲害了 … 鬆雪上幾乎無法控制方向,有人滑過或摔過的地方會凹凸不平,雪面的硬度也有很大的差距,光控制滑行的平穩就已經是很辛苦的工作了,好不容易平穩下來,板頭還會適時插入雪中來個大車輪,跌倒的頻率大為增加,再加上爬起來很費力,第一趟下去就花了 40 來分鐘,而且覺得體力已經消耗大半去了…
 
這樣下去我根本撐不完第二趟,想了一下,走回 skyride 下山去,把防摔背心和護屁墊脫掉,留下護膝,這麼厚的雪,怎麼摔都不會有大礙,要擔心的是怎麼爬出來… 然後把前腳從 15 度調到 21 度,吃了點東西,再上山來… 山下還是在下雨,很討厭的溼溼冷冷的雨…
 
上得山來,活動方便了許多,滑起來也順利了一點 … 但開始刮風下雨了!真的很糟糕,只要下雨,雪就會黏在 goggle 上,也會擋住 goggle 的透氣柵,讓 goggle 內部起霧。不戴 goggle 就已經能見度甚差了,戴了 goggle ,接近零… 一路滑,一路充當自己的雨刷,但效果很差。不能算大風,但雜著雨跟雪,不但打在臉上蠻痛,再配合在鬆雪上重心掌握本來就有點困難,讓人完全失去方向感,沒多遠就可以摔個跟頭… 只能用掙扎來形容。滑了四趟,我已經精疲力竭了…
 
這麼長久以來,聽大家讚頌著 powder ,我懷疑我是不是對「鬆雪」、「powder」、「好滑」這些詞彙的定義有相當程度的誤解… 但對於這些沒有 groom 過的新雪,我只能說,我玩不過它!
 
原定明天玩 SKI,但我的 SKI 是短的,這種鬆雪恐怕也佔不了什麼便宜,明天看看再說了… 且戰且走!
 
lift 上跟一個單槍匹馬從 LA 來的學生聊天,他有一星期假,昨天在 Whistler,今天在 Grouse,明天打算去 Cypress… 就是逛遍 Vancouver 雪場的意思啦!他說他很喜歡來 Vancouver,因為離他最近的雪場雖然只要 2 個小時,但是同樣的價格,卻只有 Grouse 的一半大,雪況不好,而且他們習慣叫它 Rocky Mountain … 他的 SKI 經常得送修… 看來我該停止抱怨了!
02/20 (二)晴天、山上下雪、無雨、時霧
 
昨天的 snowboard 不能說是美好的經驗,大小姐的 snowboard 我沒能試出任何感覺來,力氣全花在掙扎著從雪堆中爬出來。今天出門時選了 SKI,結果仍然是個bad choice!天氣有夠好的,晴天,雲不多,都集中在山區,所以從高速公路上不太能看得清楚到底 Grouse 情況如何。
 
上了山,與昨天完全是天壤之別,沒有太陽,但也沒什麼風,雪道 groom 過,雪面稍微硬了些,但是滑SKI很舒服,而且不必等 lift 。不過這種雪況,我應該帶大小姐的 snowboard 來才對,所以雖然滑得很爽,畢竟還是個 bad choice!在 the Cut滑了兩次,決定轉到 the Peak 去,SKI 在 the Cut 沒有發揮的空間…
今天的第二個錯誤就是從 the Cut 下去,轉 Buckhorn,到 Buckhorn 的斜坡,發現沒有 groom,雪地上七零八落地佈滿昨天雪客們留下的記錄,不管是 snowboard 或 SKI,痕跡都蠻深的,加上一堆摔跤與掙扎留下的坑坑洞洞,然後上面鋪著天然的新雪偽裝,看來昨天中招的,我並不孤單!仗著 SKI 我哪裡都敢衝,就衝下去了…
 
這句話要說得很有自信,才能顯得出我的偉大,但其實是都下來了才發現是個大錯大誤,回頭已遲,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走,不然還能怎樣?叫救命嗎?
 
沒 groom 過的雪道,基本上類似蛋殼,表面的雪融化後又結冰,所以硬硬的,但是裡面的雪很鬆… 天然的陷阱!如果表面還算平滑,那麼小心一點,SKI 長一點,寬一點,過得去的!但這些條件我都沒有,地面是凹凸不平的,SKI 是 130 的,寬度是最窄的… 連煞車都有點勉強,小心地滑了一段,速度就失去控制,只能盡量把 tip 翹起來,免得連方向都無法掌握… 但畢竟不是專家,陷到小溝裡時,就什麼都翹不起來了,整個人往前(下)翻出去,還好人沒怎樣,但回頭看看… 咦?SKI 呢?SKI 在雪裡頭,還得爬上去找… ^#%$*&@!
 
就這麼一路跌跌撞撞地往 Olympic Express 前進,跟昨天似乎差不了太多!有點不太一樣的是,昨天掙扎的完全是大風雪,沒有能見度可言,今天則沒有風雪,換成有冰殼的蛋,從蛋殼裡爬出來很費力,我想小雞從蛋殼裡爬出來也應該就是這種功夫吧… 我是老雞,更形困難!這麼好的天氣花在這種地方,實在有點不值得!
 
到了 Olympic,看著一片海闊天空,當然要拿根煙來感嘆一下人生 … 結果 Grouse 的 patrol 叼根煙滑著 snowboard 過來聊天… 強!我希望這個假期結束,我也能叼根煙滑 snowboard 。
 
Peak 有厚厚的雪蓋著,看不太出有沒有饅頭,但一衝下去就可以感覺出,它的本質上還是饅頭,所以得看清楚路線,否則就會用摔的下去,在 Peak 來回衝了三趟,而且Olympic Express 也是個不必等的 lift … 讚啦,這麼多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啦!
 
在 Olympic 的 lift chair 上遇到 Gigi …
 
遇見 Gigi 是個有趣的回憶!事前沒有特別約,而且由於是滑SKI,所以我今天沒戴安全帽,也沒穿連身雪衣,又沒有貼紙可貼,基本上如果 Ed 認不出我,就應該沒有人認得出我來了…
 
上 Olympic lift 有個小姑娘衝上來,然後大剌剌地就腳翹到 lift 上來… 這種事我也幹過,但通常是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 … Anyway,我回頭看了一下,板底寫著 Feelgood。印象中滑板基地裡曾經有人提過這塊板子,我對板子沒有感覺,只約略記得 feelgood 是塊 freestyle 的板子,拿來進 park 上 rail 用的。
 
我一向就是交際花,上了 lift ,只要旁邊有人,管他男女老少,有嘴的就聊,否則很沈默地搭那個要好幾分鐘的 lift … 像仇人一樣?不過其實在 lift 上,我通常冷得連中文都說不清楚,還用英文,其實是有點困難的,大約只是讓彼此知道旁邊那個人還沒被凍死吧…
 
「… 」 <= 好像是我在問 feelgood 感覺怎樣… 廢話,feelgood 不就是 feel good 嗎?!
「… 」 <= 然後是我問她的 binding ,是 Burton 包頭式的 binding … 她說是舊型的… 2006 年的,我低頭看看我的 SKI,應該有 4、5、6、7 年歷史的吧?看來應該可以拿去當柴燒了…
「Where do you come from?」 <= 她問我從哪兒來的…
「Taiwan」 <=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台灣?」 <= 馬上轉成國語… 我愣了一下,身材嬌小了點,但從髮色上看不出她是台灣女孩,不會吧?上次看到 Gigi 是晚上,而且我正在抽菸,離她一段距離,看不是很清楚,也只聊了兩句… 但這個女孩的帽子是淺藍色的耶?
「你有沒有上一個滑雪網站?」 <= 會問這個問題,看來應該是 Gigi 沒錯…
「滑板基地?」 <= 什麼時候這四個字變成了通關密碼?
「你是 Gigi ?」
「你是 Jason?」
「… 」
 
Goggle 拿下來,她的帽子果然是白的,goggle 讓人變成色盲… 請各位以後滑雪不要再戴 goggle 了…
 
Gigi 的腳小得有點可愛,但衝起來,我連 SKI 都跟不上… 從 Peak 後面走山路(Heaven’s Sake),我完全是瞠目其後,望塵莫及,這… 八成是 SKI 沒上好腊啦!從前面走,由於還是有點饅頭地形的起伏與軟硬,能見度還可以的狀況下,SKI 完全佔上風,如入無人之境… 不過坦白說,如果我用的是 snowboard ,不但我沒那個膽走後面的山路,前面的饅頭陡坡,我要不然就直接給它落葉飄下去,否則就… 連滾帶爬地下去。用 snowboard ,我只會待在 the Cut… 看來我還不是膽小而已,已經離懦夫不遠了…
 
下了饅頭,進入平坡,我只有吃灰的份!與 Gigi 來回衝了幾次 Peak,我已經腿軟了… 給這小姑娘操好玩的!如果她再不停,我就只好藉口說我得抽根煙了… 幸好 Gigi 問要不要回 the Cut 去… 善解人意!
 
下起雪來,但沒有雨,所以滑起來還蠻舒服的,只是小冰塊(sleet)打在臉上還是會痛。在 the Cut 滑了幾趟之後, Gigi 先走,我自己又練了四趟 SKI,該作的功課,還是得自己找時間作…
 
回家時已經全身乏力,希望明天天氣與雪況也能這麼好… 只是不知道我的體力能撐幾天?
02/21 (三) 晴天、無雪、無雨、早上 powder、下午銼冰
 
Snowboarding day,昨天操得太兇,腿還軟軟的,所以晚點出門,到了 parking,先吃了點東西,喝點水。山上都是雲,雪線下降了,不曉得雪場情況如何,不打算帶野餐上山,腰包裡兜了雨衣,以防萬一,雨衣很快乾,而且還防風,所以萬一下雨,還是套雨衣舒服點。沒穿連身雪衣,雪褲比較合身,護屁墊套不進去,一種不安全的感覺,只有防摔背心和安全帽。混了個大半天才把 boots 穿好,上 skyride,到了山上,結果是很舒服的天氣,軟軟的雪,看來又是個美好的一天…
 
沒有了風雪,binding 好套多了,穿上去很穩的感覺,但是前腳的小腿有點夾,可能是 stance width 太寬,先給它滑滑看再說。大約 12 點開始滑,大小姐的板子比較短,而且不太有 heel lift ,很好控制,一種 full control 的感覺,沒有人等 lift,所以上下一趟大概才 13 分鐘,走了 8、9 趟,大腿已經有點發熱了,2 點左右太陽出來,有部份雪面開始變成銼冰,滑起來震動比較大,比較費力,不過今天已經算夠本了,什麼時候走人都可以交差…
 
主要的成果是下山(當然還是 the Cut 啦,初學者滑道…)不必用 S turn 慢慢地煞車下山,而是一路衝到底。但當然啦,想到 Gigi 的速度,這大概只能算龜爬,不過回頭看看,還真有點 carving 的樣子咧,要想再進一步,應該可能有點困難… 因為我覺得我有點懼怕速度,而 carving 可以很輕易地就讓速度變得很快… 很可怕。
 
另外到了 lift ,我可以直接滑進去,一路到非停不可的地方。以前是在進防護網前,就得停下來,開 binding 用單腳一步一步推進去的,丟臉倒還好,煩就是了。所以控制行進路線上,我算是有點進步。滿意了啦,時日無多,該對自己好一點!
 
另外下 lift 時我還不能說是有自信,但是控制方向也大概算是不成問題了…
 
正在考慮是否該收兵時,竟然在 lift 看到 Ed … 不會吧?看到 Ed 還真是個驚喜咧,不收兵了,繼續玩… 不過 Ed 看來天生是 pure 玩 park 的料,打死不會乖乖地在平地滑。
 
Ed 出了 lift 一定要爬高跳低,我先跟著他滑,結果他滑到個陡坡,然後給我跳下去… 我一看… ^@%!#!&$* 只好很俗辣地落葉飄下去,這種丟臉的事幹多了,我一點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Ed 要進 park,我就在界繩旁滑,看著他跳起來掉下去… 但是 Ed 在 park 裡晃來晃去,我還是追不上他,而且大腿開始發麻了… 還沒結束,Ed 看到 SLOW 的警告標語,就是要給它 ollie 過去… 幸虧還不是給它砍過去… 我不行了…
 
又滑了好幾趟,我想我的腿已經不是我自己的了… 三點收操,與 Ed 一起下山去… Ed,你有夠猛的!
 
Again,今天的天氣也是有夠好的,powder 很舒服,即使銼冰也還可以接受,希望明天天氣也這麼好…
 
02/22 (四)晴天、無風、無雨、無霧
 
老婆放假,我改帶 Ride Control 加 Device Step-in binding,一路上天氣都還算好,有點陰,但是沒下雨… 停車場沒下雨很重要,因為要整裝、穿鞋,下了雨,還沒開始滑心情就先 blue 了… 與老婆在車子裡吃早餐聊天,沒有時間壓力,混了個大半天才出發,先得辦好 Y2Play 才上山…
 
大小姐已經滿 18 了,所以 Y2Play 的 family pass 不 cover 她,得另外再買張 adult pass … 但大小姐不是那麼喜歡運動、醒著的時間幾乎都在學校裡、再加上明年初可能有段時間會在紐約,所以考慮了一下,可能不加買 adult pass ,用 family pass 的 free ticket 就好。但Customer Center 小姐說family pass 的 free ticket 要網上購買才送… 不知道用意是什麼?Anyway,那就回家後再從網路上買吧… 也順便問問大小姐的意思!
 
搭 skyride 時碰上小朋友校外教學… Shit happens!小朋友其實規矩都還好,但是上下 lift 會跌倒,所以會停停走走,排 lift 也會多花點時間…
 
光是排 skyride 就多等了一班車了… 15 分鐘耶,我寶貴的青春!不過幸虧這一大堆小朋友自己帶設備的不多,所以預計他們應該可以在 rental shop 裡耗個一兩個小時,動作快點,我還有得滑…
 
Device 的 SBS boots 由於沒有 ankle strap support,heel lift 的情況果然比大小姐的 strap-in 嚴重,第一趟斜坡上的 toe side 有種隨時會向後翻的恐懼感,下了 lift 鞋帶再重新拉緊,雖然改善多了,但是還是沒有 strap-in 來得有自信… 看來接收大小姐設備,顯然是一條該走的路…
 
嗯,忘了說明,這趟來溫哥華,無意中發現我的腳與大小姐的 size 同在 25 range,而老婆的腳與二小姐的 size 則同在 21 range,所以… 家裡的 snowboard、snowblade 與 SKI 竟然是全家可以混用… 選擇性一多,出門時還真的需要想一想,否則會帶錯東西… 例如帶 snowboard 出門,結果沒帶安全帽、護膝、護屁墊,或帶了 SKI ,結果穿了 snowboard boots 之類的烏龍事件…
 
大約 12 點才開始滑,但是因為小朋友還沒有佔據整個山頭,所以結果其實還好。
 
山上有太陽、地上有 powder、lift 沒人等… 老婆喜歡去Buckhorn,而我來回了幾趟,大概確定了自己塊板子加上 step-in binding ,carving 還可以有點樣子,而且進 lift 也還算沒問題… 還是沒那麼有自信,但是真的好多了… 開始的幾趟,老婆還比我先到 lift;4 趟之後,就輪到我在 lift 等她了。
 
由於太順利,所以兩個鐘頭滑了個 10 趟左右,算蠻快的,但是昨天和前天滑得太多了點,大腿不太聽使喚… 不這麼努力操,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滑雪需要強健的大腿肌肉來支撐!老婆能滑 10 趟,對我來說,算是個 surprise,她通常 6 趟就鳴金收兵了,今天也可能是因為沒等 lift 才能撐那麼多趟吧… 排隊等 lift 其實很耗體力,因為幾乎都處於半蹲狀態…
 
小螞蟻開始遊走山頭,也是我們打算收兵回府的時候了。今天沒碰到 Gigi、Ed 或 Gary,我猜他們大概在別的雪場、park 或是 Olympic 吧… 來日方長,明天還要來報到,不急!
02/23 (五)晴天、SKI day、powder
 
Pro-D-Day,學校放假,好多小朋友,09:20 就開始排 skyride,人多到讓人有點擔心,果然 skyride 就多等了兩班… @&$^%*#!而且這些小朋友都帶了自己的設備,所以不會有太多人在 rental shop 裡混,看來想趁著小朋友還沒有衝下來,先滑個過癮的想法並不是很實際!
 
等 lift 的時間大概在 5 到 10 分鐘之間吧… 雖不滿意但可接受!
 
這星期真的操得有點兇,從星期天到昨天為止,連續在山上逛了五天,加上星期一大風雪,對體力太傷了點,接下來的兩天又了無節制,所以今天換了 SKI,希望體力省些… 希望歸希望,但滑了 6 趟,腿已經無力,大腿需要撒隆八斯調養一下,屁股摔歪了,手扭到了… 好像全身沒有不受傷的部位… 明天與後天有別的節目,要掛免戰牌,休兵兩天。
 
要下山時,發覺 chalet 前堆起了很高的雪牆,不知道打算玩什麼新花樣…
 
可惜了這麼好的天氣!
 
下 skyride 時天氣還很好,離開停車場下山時開始下起不知道 hail 還是 sleet 來,像小石頭一樣,滿地亂跳,很可愛,接近高速公路時,變成大雨,然後上了高速公路… 大晴天! Anyway,我顯然是選了非常好的 timing,所有的壞天氣都給閃掉了…
 
回想起過去這一周,老天爺畢竟算是待我不薄!來之前好幾個星期沒下雪,星期天第一次滑,看到好多地方已經見底,我都有點懷疑那種雪況是否能撐得到我的假期結束。結果星期天晚上就開始下起大雪… 八成是我平日沒作壞事,老天有眼!
 
本週成果報告:
 
戰利品:
● 綠線上可以直接衝,藍線上還是得 S turn 或落葉飄。 <= 很爛吧?但好歹還算是我的一大步…
● 控制方向有點心得,進 lift 防護網不必先慢下來或改用落葉飄。
● Carving 試了一下,發覺速度不是我能控制,也不在我能接受的範圍… 準備放棄…
● … ?!
沒有了耶?!成績好爛!
 
掛彩:
● 大風雪那天(星期一)覺得雪很厚,摔不死,把護具脫掉之後,第二趟就後空摔,當場左半身麻了好一陣子才爬得起來,之後咳嗽胸口會痛。現在已經好多了,但是回台灣一定得再吃鐵牛運功散一段日子,免得後患無窮!
● 遇到 Gigi 那天滑 SKI 過蛋殼那天向前摔扭到,雙手都掛彩,不過脖子沒扭到算是萬幸中的大幸。
● 遇到 Ed 那天由於那條雪褲比較緊,護屁墊給省了,結果在 lift 前尾椎附近重摔,最糟糕的是從此以後,每次滑倒,必定摔到同一個部位,即使雪很厚,也照樣痛得我唉唉叫!
 
教訓:
● 即使雪很厚,護具還是不可少,畢竟雪地跟家裡的彈簧床還是有段差距,別為了一時的帥氣,後半輩子都得過悔恨交加的日子。
● 累的時候,要不然就找替身,要不然就打道回府,否則一個失神或失去控制,會出什麼差錯沒有人說得準。
 
02/26 (一)雪線又下降,停車場下雪,山上下雪
 
9 點到 Grouse 停車場,外頭在下雨,溫哥華一年 365 天好像有 200 天在下雨,哪像是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啊?算了,先躲在車子裡吃早餐,然後慢慢拖,慢慢磨… 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磨蹭些什麼?等雨停嗎?如果是的話,我夠笨!穿戴好後,去 Customer Center 領 free coupon。搞好之後去 skyride ,天啊,沒搞錯吧?怎麼又是小朋友?!他們沒事幹就搞校外教學啊?我還排到樓梯口去咧,太誇張了吧?不過這才注意到其實不是在下雨,是下雪,所以下來的速度很慢,而飄到地上或身上就溶化… 很美耶!但是我 skyride 又多等了一班… TMD!
 
終於上了山,chalet 前正在拍影片,看來是大排場的影片,燈光設備加上正規軍,一樣不缺,跟以前我們拍廣告片有點不同。Take 是溜冰場,為了要把 chalet 遮掉,還特地堆了一大堆雪在 chalet 前,插上樹枝作人工背景,背景的背後,也就是 chalet 前,搭了一些帳棚,放那些省不掉的器材… 拍電影,真的很花錢!導演正要 take,現場收音,結果一堆小朋友在人工背景後面吵得一塌糊塗… 哈哈,讓人回憶起從前!
 
10 點才開始滑,SHIT!!!!!是怎樣咧?連續幾天都是小朋友也就罷了,但我好像碰到 Black Monday 了… 又是鬆雪,厚厚的鬆雪!可能 Grouse 星期天晚上沒有人值班 groom 滑道吧?整個 the Cut 基本上是個大饅頭雪場,除了考驗大腿的耐力,還考驗人類的耐性!
 
能見度不佳,但是還好沒有大風,所以小心一點,還過得去啦,就是不要陷入雪中,那就很耗體力了… 「不要陷入雪中」?說來容易作來難,我又回到初學者的水準了!滑雪的人不少,幫忙 groom 雪道… 我也幫了不少忙哦,因為摔了屁股會痛,所以我今天拼了老命不「想」摔,而且也真的有點成效:12 點之前,我已經滑過 8 趟了… 也就是說,比起上週一混得半死才滑四趟,我真的進步很多耶! <= 好像很臭屁,但其實還是摔得人仰馬翻的!
 
12 點之後才開始習慣,能見度也變得比較好,但是還無法隨心所欲地控制方向,隨便換個邊都可以摔得七葷八素,我的 fakie 練了幾趟… 換得的是,全身找得到的縫裡都塞滿了冰,沒有縫的部份則是沾滿了冰,Lift Operator 看了我,說:「You are still here?You are … all over!」…
 
我猜我大概是個 whole mess 吧,領口、手套、袖子、雪鏡、安全帽、褲腳不但都是雪花,還結成冰塊掛在雪衣上… ^%!@*&%… 幸虧還不是鼻涕!反正沒有人認識我,不在乎!但是袖口會跑冰進來真的很 annoying,每次滑倒,除了屁股痛之外,還得花時間把那些冰掏出來,很煩!我打算帶回台北去加工,把袖口整個拉出來罩住手套,讓它不會再破壞我的興致!
 
我真的想放棄 fakie… 對自己好一點,不要逼自己作不想作的事!
 
也試著從 Buckhorn 下去,發現 snowboard 也可以 enjoy 耶?以前只有 SKI 我才敢過來這邊的…
 
既然除了向前衝之外,沒別的好玩,索性一不作、二不休,上 Peak 去。這不是第一次,因為我摔得最慘的一次就是在 Olympic Express Lift 前摔的,但印象很模糊… Anyway,理論上雪很厚,所以速度應該不會太快。13:30 從 Centenial 下去,這倒是第一次… 沒注意過這裡有滑道,但從 Peak 下來時老是有人從右邊切過來,具有相當程度的威脅性。除了還是在饅頭上跳來跳去之外,好像還好,希望明天 Grouse 會良心發現,把滑道 groom 一下,黑道就隨便啦… 把黑道也拿來 groom,會被人丟雞蛋的… 以上週以來下雪的狀況來看,第一天 groom 過,第二天以後就有 powder 可以滑… 讚啦!
 
Heaven’s Sake 在我印象中是一條結冰的滑道,連 SKI 我都不是很 favor,心中總是有一種恐懼感,所以 SKI 時我多半從正面下饅頭,好玩多了。今天用 snowboard,仗著雪比較厚,所以滑起來倒還輕鬆,不過發覺這一段加速很快,不小心一點,不是摔個半死就是衝出 Heaven,掉到 Hell (黑道)去… 順著與 Gigi 滑過的路線,一路倒還順利,但是大腿提醒我忘了讓它休息…
 
滑了兩次後山,也該趁沒有人注意,走走饅頭… 為了實踐我的諾言,如果從 Peak 正面下來,我要不就落葉飄,否則就連滾帶爬… 我兩招都給它用上,因為落葉飄已經沒力氣撐了,這一段很夭壽,明明只是藍線而已,但是加了幾個饅頭在那裡,就變成軟硬自在人心,表現出來的就是證明了我是個懦夫!好不容易過了那一小段,回頭一看,幾個 SKI 和 snowboard 小傢伙組成的縱隊悠哉悠哉地魚貫而下,這… 技不如人,膽也不如人… 唉!這幾個臭小子是上帝派來汙辱我自尊心的小天使嗎?
 
真的不撤兵不行了,準備打道回府,順著上次 Gigi 教我的路線從 Peak 斜插過來 Screaming Eagle Lift,一路上就休息了兩次,大腿真的軟軟的,一個稍微大一點的 bump 我就可以摔下去… 但是靠著老天幫忙,我還是順利地到了 Skyline,Skyline 是一條長長窄窄直直的滑道,比 Heaven’s Sake 寬一點… Heaven’s Sake 還彎彎曲曲有得搞,但這段路我實在有點怕。
 
中午走 Side Cut 和 Buckhorn 下來這條滑道時時還蠻有體力的,現在實在不太行… 果然連速度都無法降下來,一衝無法收拾,心裡才開始害怕,就卡陰摔了個大跟頭,這大概是這個雪季第一次摔得這麼慘!
 
我趴在雪道上,心中想的是幸虧今天該穿的都穿了,身上好像沒什麼大傷,安全帽也還在頭上,甚至雪鏡都還被安全帽卡在原位,四肢也都還有反應… 就是屁屁夭壽痛的,而且還沒有力氣爬起來… 然後又忽然想到 Mountain First Aid,這種時候為什麼他就不過來?真混!而且竟然連雪客也沒有人滑這裡?!所以沒有人幫我叫救護車! TMD!
 
哈哈,我就在那裡很舒服地趴了大概兩分鐘,然後慢慢爬起來… 真的快不起來… 再衝往 Screaming Eagle Lift… 真的慢不下來!還好這次一路順利,兩點半,真的該回家了!
 
Lift 上又與一個老外聊天,他也是從早上玩到現在,他說:「It’s time to go home!」… 難得遇上知音!我也回答:「I’m going home too!」。結果一下 lift ,他往左轉,我竟然莫名其妙地又往右轉,坐下來開始上 strap,然後… 又衝了一次 the Cut!可能腦袋摔壞了吧!
 
下到車子,想當然爾要先點根煙,然後慢慢地脫… 開車也是慢慢地開,回到家… 所有的動作都變成慢動作,連說話都慢條斯理的… 這實在不像我,但…
 
我可能得想想明天該滑 SKI 還是 snowboard 了…
02/27 (二)豔陽高照,runs groomed,powder
 
昨天山上不但是厚厚的鬆雪,還一直繼續在下雪,連市區也猛然地下了一陣雪,雖然回家時雪已經溶化,但意思就是晚上會更冷… 我在寒冬中打哆嗦,沒到最後關頭,絕不放棄… 抽煙!早上出門,地上全是霜,一片白白的薄霧貼在地面上,遠遠看 Grouse 一片白茫茫的雪,但是天空無雲,Grouse 籠罩在一片豔陽下…
 
說心中沒有悔恨交加可能有點嘴硬,昨天明明就是厚厚的鬆雪,摔起來比滑起來爽,應該早早鳴金收兵,回家休養生息,等著滑今天的 powder 才對,卻莫名其妙地混了四個半小時,搞到精疲力竭。今天還不是晴天哦,是豔陽高照耶!我還差點爬不起來,全身酸痛,勉強著裝完畢,還在想今天該不該掛免戰牌咧… 遠遠地看到那林立山頭的景象,甭後悔了,是男子漢,就給我衝!
 
沒太打混,抽根煙就上山了,skyride 擠得滿滿的,但是有 snowshoe 的、有 hiking 的,有 film crew,所以應該還好… 奇怪沒打混也是十點開滑,是我生理時鐘有問題嗎?
 
有著激情、有著陽光、有著平坦的雪面、還有 powder… 就是沒有體力,第一趟從 Paper Trail 下去,莫名其妙地摔了兩跤… 看來今天只有我的狀況不是很好。從 the Cut 下去 6、7 趟倒是很順利,滑起來很舒服!看看 the Peak,今天饅頭地形很明顯,從那裡下來,我肯定是以悲劇收場,而且一片清明,所有的人都會知道出洋相的是我… 這樣很丟臉,行不得也!
 
再看看 Buckhorn 忽然想到昨天在 Skyline 那一跤摔得著實不輕… 今天全身酸痛加上體力不佳,比昨天情況好不到哪兒去… 什麼爛主意都甭想了,就乖乖「呆」在 the Cut 吧!
 
12 點前大概來回衝了 15、6 趟,有點讓自己訝異,記得第一次 SKI 誤入歧途下了 the Cut ,花了一個鐘頭才摔到山腳下,全身都掛彩,覺得 the Cut 沒有盡頭。從家裡這邊看 the Cut … 一條長長的帶狀平坦雪面,好棒,尤其晚上從高速公路上看過去,一條白色的燈光照著雪面… 有一種幸福的感覺。但現在從 lift 出來直接衝到山腳才 5 分鐘不到… the Cut 好短! ?
 
想要長一點的滑道,the Peak 下來每一條我大概都可以耗上 15 分鐘吧…
 
lift 上一位小姐告訴我可以考慮到 Cypress 去看看,因為那裡大很多,而且 much better… but very expensive… <= ???我以為 Grouse 比較貴?只是因為有 Y2Play 我們家才能玩得起的說?
 
體力不好,滑雪跟玩命有拼… 今天進 lift 時,因為幾乎沒有人排,沒太控制速度,結果太快,沒煞住,情急之下,拿護膝去檔鐵欄杆,沒能頂到,直接撞迎面骨,差點翻到山下去… 雖說骨質分析報告說我還算耐摔,但好像也不是就該這麼整!Anyway,當場痛得死去活來,這是滑雪以來第一次衝撞到迎面骨這種沒有肌肉緩衝的罩門,回家一定把 hockey 那種帶小腿的護膝列入考慮!
 
不過想想,當時那種速度,如果拿板子去檔,說不定撞歪了鋼邊,那塊板子就此蒙主寵召,那… 事情就會有點大條。所以再有下一次,我想我還是會拿護膝去檔… 希望下次準一點!這種事不能常幹,否則可能 lift operator 會乾脆把我踢到山下去!
 
12 點下最後一趟 lift… 才遇到 Gigi,看來今天真的有點太早走!昨天玩了四個半小時,今天才兩個小時就打退堂鼓… 唉,顏面問題下次再想辦法板回來…
回家吃了飯,把東西都拿出去晾在後院,然後搬個小板凳坐在那裡抽菸,暖暖的陽光、冷冷的風、一片寂靜… 真的很不想面對馬上假期就要結束的現實問題!
 
02/28 (三)晴朗、時霧、powder、無雨、無雪、零下四度、last SKI day
 
原預訂每週二、四是 SKI day,但是上週結果是二、五,本週… 如果今天不拿個主意,可能這個雪季 SKI 會沒機會再上場…
 
Screaming Eagle Lift 人排得不少,大概都得 10 分鐘才上得了,所以 the Cut 三趟之後,就不太想接受了… 另一方面, the Cut 也真的不那麼具挑戰性,適合初學者或是打算練習某項特定技術… 或只想輕輕鬆鬆滑得悠閒自在的人。我的雪季快結束了,沒找點刺激的,實在對不起那張 Y2Play pass。所以打定主意,剩下的三天(三、四、五)不會把自己留在 the Cut 太久… 何況昨天連 snowboard 都上 the Peak 去了… 轉 Olympic Express Lift 去…
 
通常我 SKI 上 Peak 都走前門下來,因為後面的 Heaven’s Sake 山路又窄又「盆」,而且左手一條細細的紅色界繩隔著的,就是 Hell(黑道),雖然對 SKI 有信心,但就是克服不了那種恐懼感!今天有點不同… 今天 the Peak 的饅頭特別明顯,或應該說我今天特別背,兩趟下 Peak 我竟然可以滑倒不下 10 次… 與上週二跟 Gigi 下來時的表現相去甚遠,不知道到底吃錯了什麼藥!坦白說,沒有信心下第三次,所以改走 Heaven’s Sake… 真的很怪,地面不是很平,但是下得很順… 看來上天安排我今天走後門…
 
SKI 本來就不是很讓人恐懼的東西,在我 snowboard 還不敢走藍線這邊的時候,我在 Expo 的最後一段就可以從最上面不靠板子煞車地直直往 Olympic Express Lift 衝下來… 靠風力減速,身體往上 upright 一下或是雙手往外張開,速度就會下來,像摩托車一樣,我只要在 Lift 前停得下來就行了。這不是技術,只是膽子而已,換了 snowboard,膽子就自動縮水… 所以今天的活動範圍大致上就是 Lower Peak、Centenial、Lower Buckhorn 與 Hades 圈起來的一整塊黑線藍線區域。Olympic Express Lift 也沒讓人失望,下來就直接上… 從來不必浪費時間罰站,體力消耗得不多!
 
雖然我 SKI 的技術真的不怎樣,只是夠用而已,但是今天其實有點吃癟!有個還不到 teen 的小子,連 pole 都沒有就在我面前下 Hades,他媽媽跟在後頭一路叫他「節制一點」(Slow down!Slow down!),我跟在他媽媽後面… 但我沒有叫他媽媽 slow down,那很丟臉的。奇就奇在,他跟他媽媽距離越來越遠,而我跟他媽媽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我可沒放水哦!單純的就是追不上而已!沒人說我丟臉,但我自己知道又栽了個大跟頭!
 
這些小子們心中好像沒有「怕」這個字,只要有人教他們 pizza 轉彎煞車,告訴他們重心往前放,腳跟著地形上下起伏… 靠著他們的身體軟,體重輕,真的是過關斬將、如入無人之境,對雪的軟硬也好像很本能地就會自動適應似的,所以即使下 Inferno 也跟吃西瓜沒兩樣!我下黑線,心中總要先盤算著路線與轉彎點,以避免摔跤,但這些小傢伙… 該找人教他們如何選路線,這樣應該可以讓他們不會這麼囂張!在 Hades 追著他們母子那段路,中間有一段就是跟路線有關的…
 
「Shane, that’s a wrong way, it’s not a run, we are supposed to go left…」 <= 媽媽氣極敗壞地大叫,手裡的 pole 指著左邊那條七零八落的「康莊大道」…
「I know, I know, that’s what I’m trying to do…」 <= 頭也不回,手舞足蹈地往右邊的樹叢裡衝… 看來他真的很忙!
 
然後過了一會兒,他終於從樹叢裡「衝」出來,往左邊的康莊大道「衝」過去… 我還在選路線,沒能跟上!
 
整體而言,今天的 SKI 大概有一半在藍線衝 downhill,一半在黑線選路線,應該可以算是我玩雪以來 SKI 的顛峰吧!Downhill thrust 已經能大概抓住左右節奏,也第一次覺得 pole 除了 release binding 之外,還有點其他的用處;fall-line sprint 時,雙腿有彈簧的感覺,不再會覺得處於緊張狀態下;S turn 時身體的擺動幅度也不那麼大了;平地滑行也已經有點樣子,還需要速度… 但倒滑、hockey stop 和 jump 還不會,carving 時還會滑倒… 明年再說!
 
到一點半左右,大腿提醒我該留點柴明天燒。SKI 的 quota 從兩天 cut down 成一天,所以今天已經是本季的最後一天了。成績… 滿意!
03/01 or 02/29 (四)晴朗、時霧、powder、無雨、無雪、零下四度、snowboard day
 
星期一的 snowboard,讓我知道我有離開 the Cut 的能力;昨天的 SKI,讓我知道離開 the Cut 後該限制自己的活動空間。今天的範圍大致上在於由 the Cut、Skyline、Lower Buckhorn、Blue Face、Coffin、Heaven’s Sake 與 Peak 所圍成的區域,目標則是「不用落葉飄」… 小媳婦的心願!聽起來很渺小,但是在我心中,是人生的一大步!
 
星期一會操到半死其實有個原因,是「好像抓到 snowboarding 的訣竅」… 這是因為試 fakie 吃癟,把重心放在 regular 向前衝所致,所以即使天氣不是那麼理想,我還是很「痛」「快」!
 
所謂的訣竅,或許該說是心得,說不定在某篇文章、教科書或某位教練已經講到破嘴、大家也都耳熟能詳到懶得再聽了。但由於無緣得見,所以今天試過之後,我還是決定記錄下來,畢竟這是我滑雪經歷的一部份,很重要的一部份!當然有可能我是錯的,不過那對我而言,沒有太大關係,因為用在我身上… works!
 
● 用 side break,避免用落葉飄
 
落葉飄和 S turn 是 snowboarding 的入門磚,但要跨一步到我想進的藍線區速度控制,落葉飄必須丟掉,或是作為保命的最後一招,不能沒事幹就拿出來亮相。
 
我怕速度,所以在 Heaven’s Sake 落差很大,會突然加速的窄彎道,只要身體往下一沉、速度變快或太靠近路邊,我就本能地來個落葉飄。也許技術太爛,落葉飄的結果不是整個人停下來,就是要轉板繼續前進時,會失去平衡滑倒。在 Heaven’s Sake 我可以連續滑倒三次,其實是很危險的,因為後面的人衝得很快,很容易就會撞上來。所以只要一滑倒,我就趕緊往崖邊爬,因為大家大多是靠著山壁滑,我如果在山壁那一邊,被追撞的機率大些。Ski 時,我就得一路煞車,好離前面的 boarder 一段距離,免得前面出狀況,我追撞上去。
 
但其實我沒打算停,只是要降低速度而已…   落葉飄,停止的意義大於煞車!
 
藍線上 S turn 可以拿來混,相當於落葉飄加上換邊,讓速度慢下來。但不管 toe 或 heel,本質上脫離不了打橫板的落葉飄煞車手法。要「衝」藍線,煞車的方式得從 S turn 的 fall-line break 調整為 sideway break。
 
在藍線上 carving 作超大的 turn,那基本上沒什麼煞車可言;如果只是 downhill thrust,就得控制速度。落葉飄的煞車方向是 fall-line,所以一拿出來亮相,板子就必定是橫過來的;而 S turn 則煞車作用範圍是面向山下的南半球所有角度。S turn 一用,要不然就會索性變成落葉飄,否則板子橫過來的時間還是會比板頭向著山腳的時間長… 打混嘛!
 
既然今天的目標是在藍線上避免使用落葉飄,就得要求絕大部分時間板頭朝向 fall-line 方向…   板頭想像中應該沒有煞車作用,所以煞車只能向左右(sideway)壓。就 regular 而言,等於側向山下,身體向左邊山腳衝,煞車是身體的前後煞… 往身體的前後用力踩是煞車降速,往雪面踩就變成 carving 加速… 一念之間而已!
 
Sideway break 時重心左右的移動… 理論上有 cross-over、cross-under 與 cross-through 三種,但是讓我用起來就變成大雜會… 亂用一通,以不滑倒為原則,沒有太要求啦!
 
結果還算滿意,因為在一些影片中看到印象中很強的朋友,下藍線其實連 S turn 都還談不上,大抵上是落葉飄加上左扭右扭吧…
● 重心往前挪,空出後腳控制方向
 
Controlling foot 是後腳,當重心放在 controlling foot 上時,就限制了 controlling foot 的活動能力,所以要能靈活地反應地形,重心必須離開後腳。
前天 fakie 時,忽然發現 snowboarding 的感覺與行船有點類似:舵在後面!
 
我是 regular,其實我的左腳並不那麼靈活,雪面感覺的傳達與反應都差右腳一大截,所以 regular 時,右腳可以很快地隨著身體重心滑動到想去的方向,但左腳不行!進 lift queue 時就是這種狀況,要調整角度以 heel 進防護網,然後馬上換為 toe 轉到 queue 的方向,接著開始靠右腳控制方向閃人… 我全靠右腳能動來動去。而 fakie 時,我左腳在後,想跟著身體重心移動,要不然就卡雪,否則就失去平衡。而且煞車時力道的運用,左腳大概可用愚笨來形容!
 
看到陡坡,如果心中有恐懼感,重心會自動向後挪到後腳上,壓住後腳… 所以舵還能轉,但是船頭翹起來了!高速滑艇就是這種設計,船頭基本上是離開水面,只有發動機與舵接觸水… 對應到滑雪,就是 HeliSkiing,超高度、超高速、往下衝、雪在身後追趕!但我可憐小媳婦的心願只到藍線而已,所以還是要乖乖地讓後腳能聽處理能力有限的腦袋瓜所發出的指令。
 
今天的成果,到了陡坡邊緣,重心敢向前移,給它下去…  得到的則是:左彎右彎,一路下山!爽啦!
一路滑、一路試;一路驗證、一路調整,就這兩點心得讓我逛遍 Grouse 的藍線區!雖然技術離有點水準還差得遠,但混了三個小時左右,除了偶爾滑倒外,倒是沒什麼重要的挫折!最重要的是,從此以後對於藍線不再有畏懼感,取而代之的是有點自信與期待的心情!
 
至於黑線,就地形而言,不是饅頭就是亂七八糟的地形,基本上要發揮的技術似乎是煞車、煞車與煞車… nothing but breaking!當然連滾帶爬或是拿身體下去一起滑也很重要,但從 Olympic Express Lift 往下看,我實在難以看出有什麼對我具有挑戰性的吸引力。所以 SKI 我就下去衝, snowboard 則確定與黑道絕緣。
 
(我心中對 Grouse Mountain 的滑道分配定義有點成見,我一直認為可能是:寬度夠寬,全家老小不會有人發抖哭著不下去的,算綠線; snowcat groom 得到的其他坡算藍線;小徑或 snowcat 懶得去的地方算黑線?因為 Allen 到 Expo 時問了句「這算黑線吧?」…   我猜我對其地方的黑線定義該持保留的態度,顯然不是 groom 過的就必定是藍線?Expo 是大約 25 到 30 度左右的斜坡吧,明年吃飽太閒再照張照片量量看到底有多陡!)
 
星期一跨出的一步到今天總算讓我有種開花結果、揚眉吐氣的感覺。離聖誕節才自認為可以離開菜鳥生涯,我覺得很開心,這種進度比起 Ed 或 Gigi 的水準顯然還差得很遠,但離我能 fully enjoy snowboarding,已經很近了耶… 我要的不多!活得快樂最重要!
 
明天 Allen 下午會來,沒見過,但感覺很好相處,不知道溫幫會不會有人到。盤算了一下,晚上還要去接二小姐跳舞,如果從 10 點滑到 5 點半,可能會累得跟條老狗一樣… 該回家休息了。一點半收操,離開前把 hip pad 放到 Customer Center 的 Lost & Found 去… Gigi 應該是滑晚上的,希望她拿得到!
 
晚上回家與老婆談了一下,我的想法是,明天是我這個雪季的最後一天,就讓我玩個夠吧,早上玩 SKI,中午下山,在車上吃午餐,休息過後換 snowboard 上山找 Allen… 老婆說大小姐那塊板子放在車子裡一早上,說不準有人會為了它敲玻璃,我的 SKI 雖然看起來是個標準的爛貨,但也不知道哪個不長眼的笨蛋會為了它敲玻璃… 否決!
 
03/02 (五)山下下溼溼冷冷的雨、山上下雪、下雨、刮風、零下五度、能見度欠佳
 
早上起床,老婆說你想從早上十點玩到五、六點,恐怕沒這種體力,而且會出什麼意外說不準… 下午再去跟朋友滑吧… 雖然心理不服氣,但想想也對,其實體力如果不行,我也真的沒把握會出什麼狀況。所以計畫改了,送老婆和小孩到學校之後,我回家整理車子,把車內上好塑膠腊,然後把 snowboard 板底的腊刮一刮,吃了午餐,再出門接老婆回來,然後我這個雪季的最後一天才開張… 這種修改計畫的決策,一向就是這樣,說發生、馬上就發生的…
 
停車場下著雨,bad feeling,本週還沒有碰到這麼倒楣的天氣的,偏偏出門時沒下雨,沒帶雨衣… 有帶雨衣不下雨,沒帶雨衣才會下雨!所以… 今天會下雨,八成是因為我沒帶雨衣所造成的… 我搥胸頓足、悔不當初!
 
一點半開始滑,從 the Cut 下去,Allen 說他大約二到三點會到,所以碰到 Allen 之前,我應該都會在 the Cut 混!
 
昨天告訴 Allen 我的板子沒有 logo,前後全黑,中間有四個紅色骷髏頭,板底全黑,中間有一個骷髏頭,由於我還穿黑色連身服,戴黑手套,還戴黃色安全帽… 理論上不難找,只要我乖乖呆在 the Cut。結果第一趟下去,到 Screaming Eagle Lift 時,板面已經蓋滿厚厚的雪,根本看不出哪裡是黑色… 看來,想找 Allen 的 Blunt 也應該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所以呢,他得看我的安全帽,而我得找他的球衣…
 
板面的漂亮圖案是給自己看的,或是給人偷的… 與性能無關、與技術無關、也不太可能會因為板子圖案漂亮而多得到一分青睞!
 
不難!才進 lift queue ,往後一看… 咦,沒搞錯嗎?真的有個穿球衣的,而且還在看我… 不會吧?兩點到三點,現在才一點半耶?!結果真的是 Allen!我的帽子真的太好認了!他的時間也真的沒錯,就是差了一個小時而已… 所以 Allen 一點前就到了,而他以為那是兩點… 哈哈!Anyway,他也都待在 the Cut… 這種爛天氣,the Cut 還這麼多人排,溫哥華的人是都不必上班的嗎?
 
真的是爛天氣,本週一鬆雪就已經夠討厭了,今天還碰到下雨!Allen 還覺得雪況不錯(雪況真的很好),告訴我藏王團的雪況比 Grouse 還霧… 天啊,Allen 是上帝派來告訴我別再詌譙 Grouse 的天使… 好吧,忍耐一點,好歹也是我這個雪季的最後一天了啦,珍惜一點!
 
在 the Cut 轉了兩圈,我帶 Allen 轉到 Buckhorn,走 Skyline,然後再從 Buckhorn 下來接 Lower Buckhorn 轉到 Olympic Express Lift 去。一方面那裡沒人排隊,一方面也免得 Allen 誤以為 Grouse 只有一條 lift。
 
Allen 沒有拿 map,地形不熟,所以大部份時間我走在前面,但是 Allen 的技術比我穩多了,從 Heaven’s Sake 下來,我就拼命滑倒,他就在我後面跟著觀察我怎麼滑倒,不像我這麼喜歡親自趴在雪面上體驗人生,只不過他剛下飛機,體力有點不濟,頻頻打呵欠,加上 Blunt 板子比較軟,所以速度比我慢…
 
再幫自己 remark 一下:我的快,不是像 Gigi 那種快,而是沒辦法控制速度的、很不得已的那種快… 免得日後看到這一段,還自以為很了不起… @^%$*#&…
話說回來,不管是滑倒或摔跤,我也真的都蠻爐火純青的… 不是我大言不慚,真的有值得大家學習之處的啦!
 
從 Peak 下來,我先問了 Allen 要不要從正面下去吃饅頭,如果 Allen 也跟 Gigi 一樣說好,那我就認了,給他落葉飄加連滾帶爬下去。Allen 說不要… 聰明!看得出我不行!從後山走 Heaven’s Sake,我還是膽怯… 畢竟 snowboard 走藍線我也是這幾天惡向膽邊生才給它霸王硬上弓的,還菜得很… 不過溫幫沒人出現,我也只好充當地頭蛇帶路… 帶路我沒問題,SKI 時什麼 run 我都去,所以地形還算熟,至少不會把 Allen 給帶丟了!
 
Allen 的確很穩,我走哪裡,他就跟哪裡,打死不脫隊,厲害!不過天氣真的很爛,霧濃加上有風有雪又有雨,基本上是個 flat light 的惡劣狀況,我猜 Allen 從頭到尾沒能看到過 the Peak 的全貌,如果釘不住我,那結局可能真的是要廣播找人或是出動 patrol 了。我們甚至連找個人幫我們照合照的機會都沒能找到… 嗯,其實去找個白白灰灰的牆,拿好板子站在牆前… 照起來可能也就很像今天到 Grouse 一遊了嘛?
 
就這樣,我們兩個在 Grouse 兩個 lift 之間晃來晃去,Allen 一路滑、一路打呵欠,我則是一路滑、一路仆街… 幸虧還沒有迷路,否則就真的有夠丟臉的了!累了就停下來休息聊天,其實很愉快,也很有趣!兩個多小時,我們來回逛遍了 Grouse 的藍線區,饅頭、小道和黑道我就沒帶了,徒耗體力而已…
 
四點半左右,又濕又冷,我們都覺得該走人了,但是我的時間不好配合,因為離接二小姐跳舞回家的時間還有一小時,所以我決定留在 the Cut 滑他幾圈,純殺時間… Allen 也跟著留下來練 Fakie… 看來其實兩個人雖然身體抗議,心理上還是想繼續玩…
 
對我而言,又是個奇怪的結局… 藍線逛來逛去都沒什麼大礙,結果竟然在 the Cut 栽跟頭。由於能見度太差,所以一個 toe side 時,背後一個小 bump 讓我跳起來,落地時卡邊,又是一個漂亮的後空摔… 這種特技很精彩,你一定要學,雖然你自己看不到,但是特技就是表演給別人看的,不是嗎?Anyway,這次比較嚴重一點,因為速度有點快,後甩一定重摔腦袋。我發覺我的第一個動作竟然是摸摸頭確定安全帽還在不在… 安全帽在,我的頭就還在,安全帽不在,我八成會變成腦震盪的豬!還在!Goggle 也還被安全帽卡在原位… 整體而言,still in one piece!站起來,滑動一下,轉個彎,看起來平衡感還在…
 
這次後空摔,可能是我摔得最重,但最不慘的一次,沒有腦震盪、沒有內傷、脊椎也沒有碰到… 算是幫我把身上的所有護具的票價都給賺回來了!如果沒有那頂安全帽,我應該有麻煩救護人員幫忙的資格… 安全帽算 150 吧,防摔背心與護屁墊應該大約在 200 之譜,350 大洋… 12 塊加弊不到,便宜到令人不齒,但以阿基米德原理來看,顯然這麼小的代價,終於找到了它的支點!
 
護具雖然輕,但穿在身上,總是覺得多了點東西,並不特別妨礙活動,只覺得討厭。但這麼一摔,我相信我從此穿上它們時,都會抱著愉快的心情,感激它們為我全家所作的貢獻!
 
接近 lift 的地方停下來,手碰到地面時發現地上有血,嚇了一跳,臉上太冰,已經沒感覺了,不知道哪裡掛彩。抓把雪往臉上抹一下,看看是哪裡受傷… 結果是嘴唇破… 荒謬!哪有摔後頭,前頭受傷的?!這是個什麼鳥道理我暫且擱一邊不管,先抓地上的雪試試止血,結果搞了半天,搞到地上到處都是紅的… 幸好沒人在看,地上胡亂抹一抹蓋掉血跡,上 lift 走人了事,也幸好沒有再繼續出血… 比起影片裡那些整個下唇下顎裂開兩邊的,這個算蝦米東西啊?不過我的雪季是這樣收場的也真是… 唉!完美一點的結束是會怎樣咧?天忌嗎?
 
下 lift 時 Allen 也過來,說他的 binding 鬆了,無法繼續滑… 看來應該上一趟就趁好就收,方為正經!人定勝天的道理是說給人聽,不是作給人看的!老天擺明了就是要我們回家休息!
 
Well,雖然溫幫人馬沒見著幾位,但 Allen 在這個假期的最後一天幫忙我把這個雪季劃了個快樂的句點… 他的雪季還沒結束,明年再見我大概就差他更遠了!
 
想太遠… 明天飛機上見!
 
成果報告
 
技術:
● 藍線可以眉也不皺就衝下去。 <= Eventually,只有這麼一條而已!
● 黑線放棄、Carving 放棄、Ground Trick 明年再說… <= 有點難度的全都放棄了,很明顯的鴕鳥心態!

掛彩
● 族繁不及備載。 <= 回台北,我需要找到鐵牛運功散、撒隆巴斯、辣椒藥膏、小護士、藥洗… 還有各式按摩器!
基地人馬
● Gigi、Ed、Allen。 <= 出場順序為準!Gary ,你到底都在哪兒晃啊?為什麼兩週都沒看到你啊?
滑雪資歷
● 兩週滑 11 天 <= 成功達到撈本目標!

 
2007 / 08 雪季見!

 

廣告

6 回應 to “流水帳”

  1. 哎呀~就我們2個沒見到。

  2. 爸爸你寫的還真勤…
    我都快讀不完了!!
     
    愛你喔!!! (K) <333
     
    你的大寶貝

  3. 看到你們的回應我還真是愣了一下!
     
    前兩天有位朋友跟我要一篇以前留的 blog,我找到之後把它貼到這裡來,但是整個過程不是很順利,一直想找個時間研究一下…
     
    昨天晚上 teleconf,一邊開會一邊玩 blog,會議結束後乾脆就把我在「滑板基地」的 blog 給 copy 過來這裡,也順便整理一下…  還沒弄完就睡著了!結果醒來竟然發現有回應…我不知道這裡是有人來逛的!你們不會是在監視我吧?!我 MSN 菜得很,搞不清楚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搞小動作的…
     
    而且還有 3 個 request 耶,一個是 Gary、一個是 Gigi、另一個是誰沒有看清楚…  request 什麼東西也沒看清楚…   畫面一閃就「同意」了…  *$&^#%!!
     
    Gary,
    是啊…   坦白說我一直覺得很遺憾的!不過我在加拿大沒有手機,所以出了門就像斷線的風箏。Well,來日方長,聖誕節再見囉?By the way,順著你的 link 過去…   你也彈 Bass 嗎?
     
    莎拉寶貝,
    這些東西都是以前寫的啦,只是妳沒看過而已吧?今天是 uncle 生日,記得的話說個生日快樂,問他們在大陸過得怎樣…   Vivian / Emily 還惦記著妳們咧…別 ㄍㄧㄥ 到撐不下去才睡,會把身體給操垮的,妳還需要她支持妳走很遠的路!很愛妳的…   死老頭!

  4. 我很久以前玩。。現在不玩了

  5. 哪是以前寫的, 不都是滑雪回來的時候寫的嗎?
    每天晚餐之前就看你在那裡打字, 現在哪有爸爸這麼炫的?
     
    我有給我朋友看過你寫的文章喔, 他們都說想認識你 =D
    我多驕傲阿~
    這麼老還這麼受歡迎.
     
    星期三的時候我接了學校newspaper的cover design喔.
    $50, 其實偶爾賺點外快也不錯.
    我最近一直在paint, C-DRIVE很快就要出第二本magazine了.
    四月底作品就要交給Leo, 五月要開始design.
     
    對了, 都忘記告訴你Max的成果!
    展覽很順利, 他賺了將進$600, 扣掉成本大概只剩$200 😄
    不過以一個小型的show來說, 算很不錯了!
    但是我們在UBC的攤位就沒有很順利.
    那天下大雨, 又加上是星期天, 根本不會有人想大老遠跑去UBC.
    去那裡擺攤的人比去參觀的人還多 (我是說真的).
     
    不過我們認識很多人! 我後來才知道我們不是自己在那裡申請攤位, 而是UBC LE的人邀請我們的.
    他們未來還希望跟我們合作 =)
    即使沒有賣出去很多東西, 但收穫還是很多!
    http://www.c-drive.ca/phpbbs/viewtopic.php?t=1549
    Leo他們做的紙玩具好可愛.
    今年他會重新設計玩具的template, 讓成員玩上面的design.
    成品會在台灣文化節賣.
    好可惜台灣文化節的時候你人應該不在加拿大…
    不過我們會拍照給你看啦 =D
     
    媽媽那裡不知道為什麼, 沒辦法看到你的update, 我明天再讓她用我的account看.
    對了, 聖誕卡片有沒有拿給阿嬤她們?
     
    雖然剛剛說過了, 但是沒有結尾很奇怪,
    所以,
    愛你啦~! <333

  6. 妳才是我的驕傲吧?!
     
    雖然還沒有機會認識 C-DRIVE 的人,但是有種與有榮焉的感覺,你們的作品我都好喜歡!
     
    恭喜 Max 的成果,看到你們的付出,也相信這些過程對於你們的期望與目標都會有幫助的!!!!!
     
    UBC 的經驗…   哈哈,擠不出蝦米東西來說!經常在郭媽媽買米粉湯,她說在玫瑰社區裡擺攤,天氣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只要下雨,大家就不出門,生意就會很清淡,每天都有看天吃飯的壓力…   that\’s life!You\’re simply gonna need to face it with reasonable expectation!這也說明了人潮與通路的重要性!
     
    話說回來,每個 event 都是 marketing 的機會,你們也許該研究如何在 C-DRIVE 上主動 promote 這個 event ,例如交換 hyperlink 之類的,類似協辦單位…   除了讓更多人知道這個 event 之外,也讓由於天氣或距離關係而未能到場的人有機會能在網站上看得到 C-DRIVE 的作品…   也可以研究如何對玩具或球鞋廠商 promote 你們的 idea。那個事後的 post 是活動記錄,似乎可以加強…   我以為 news 是這個目的的?
     
    那個小玩具給人一種「還有很多潛力」的感覺耶…   在 Blog 上逛來逛去,妳或許會發現,有很多的心情小語或創意是可以被呈現在那個 template 上加以商品化的…
     
    By the way,等等學會是個什麼學會啊?等什麼東西等到什麼時候嗎?
     
    最後還是讓我再嘮叨一下:多睡點,妳會更加美美的哦!
     
    愛妳的老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