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Music – My Bass Guitar

In 自言自語 on 2010/11/11 by jasoneci

20101111

我的 bass guitar,從大二(應該是 1979 年吧)時買了跟我到現在,已經 32 年了,它是 Fender Precision Bass 的 clone,做工蠻細緻的,也許當年台灣也有 Fender 樂器的訂單吧… 到現在還很有當年買它的感覺,除了琴身有些小 chip 之外,沒什麼 wear!非常重就是了,經常背的話,不是會變很壯就是會每天腰痠背痛。

當初買的目的很單純,就是要參加成大的道德重整合唱團。我不喜歡唱歌,不喜歡跳舞,但聽搖滾樂,也想玩熱門音樂… 而當時成大比較「熱」的合唱團就是道德重整合唱團,歌曲多半比較輕快,節奏感也比較重,而且他們沒有樂隊,至於他們為什麼接受我當 bass 手,我已經不記得了。選 bass 的原因,是因為我的手指比較短!這是很大的關鍵,個子矮的打籃球,除了得比其他人努力之外,也「不可能」會得到比較好的成果… 所以仔細看看那些表現佳的吉他手,他們的手指一定比平常人長。我的手指要 cover 5 個 fret 是相當具有挑戰性的,但在他們而言卻算家常便飯!所以我也不找自己麻煩,選 bass 最起碼努力還會有相當程度的回報。

Fender 的 Precision Bass 通常簡稱為 P-Bass,印象中這是第一支量產的 electric bass。在這之前,爵士樂手用的都是 double bass(跟人差不多高的直立型低音提琴,有很大的共鳴箱),由於沒有琴格(fret),所以像所有的提琴家一樣,音感與技術非常重要,否則就會像初學小提琴那樣老是按不到正確的位置而彈出離譜的音。P-Bass 把粗弦移植到電吉他上,也比照電吉他那樣加上琴格,所以只要四根弦都調準了,像我這樣的阿貓阿狗也可以每個音都彈得很精準,這是 Precision Bass 名稱的由來… 之所以那麼重,是為了要解決共振的問題。

其後的 bass 拾音器的繞線方式經過改良,並搭配了多組不同拾音器與不同質料的琴弦,共振不再是那麼大的問題,所以重量上越來越能讓人接受。以我最近在店裡看到的一支韓國製 Samick YBL-530F Fretless Bass (開價是很瘋狂的 300 加幣… x 的,我覺得 120 以內我還有可能考慮,300 可能已經是新品的價錢了,不知道是哪位開的價?)而言,在 1990 年左右生產的,幾乎已經與一般的電吉他等重,Steinberger 那種短小精悍的 headless bass 還比一般電吉他輕很多,照樣能發出雄渾的低音。

Well,在那段期間,家裡經濟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我沒有太多選擇,士林的宇音樂器行有很多我負擔得起的小 size 電吉他,但沒有小號的 bass,full size 的 bass 我買不起,逛了一段時間,才在台北車站找到這一支 P-Bass 的 clone,原裝的要兩萬多,Fender Jazz 更貴,但它只要兩千多… 我哪還有得選咧?不過這支 bass 沒有調教過,弦(原來的弦是 flatwound 平捲弦)很高,很硬,當時我也沒懂那麼多,只覺得它很難彈。後來換了 RotoSound 的 roundwound 弦,沒有變得比較好彈,但軟得多,而且音質蠻有攻擊性的,所以就這麼用了下去。

直到今年有機會再玩它,研究過 bass guitar tuning 之後才去調整它的 truss rod,讓弦低一些,現在已經很好彈了!

由是電機系,接觸的都是電子電路,經常跑台南灣裡,所以手上有一堆拆船貨電子零件(俗稱「殺肉貨」,當時最熱門的可能是 2N3055/MJ2955,在 QUAD 303 擴大機上用的功率晶體,我手上自己配對了一堆。),都是鍍金鍍銀的,如果規格合用,可是比台北中華商場高檔得多的零件!手上這支 bass 當然也難逃拆解的命運,裡面的導線全被換成了鐵弗龍的銀線… 銀線其實是個很糟糕的選擇,因為我住北投,硫磺氣很重,所以銀會很快地鏽成黑色,像銅綠那樣。VR(可變電阻,就是調整音量音色的那種東西啦) 則因為沒能找到相同規格的密封式 VR,所以沒換;output socket 則準備了一個新的備換,但到現在那個 socket 還是新的,還在箱子裡… 其實我該把它換掉的!

傳輸線(cable)的部份我用的也是拆船貨,但插頭則用了當時福茂代理的一種電吉他專用插頭,印象中一顆要 250 大洋,超級昂貴,我還買了兩個。它長得比一般 10 塊錢的插頭大很多,但裡面有個特殊的 contact,插電吉他時不會發出惱人的噪音。這種東西從電子人的角度看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沒人做,你就是拿不到,否則就是得自己加工做啦… 這個東西是要訂貨的,然後我接到了張耕宇的電話… 張耕宇是我中正高中同班同學,在學校時只知道他吉他彈得很好,玩熱門音樂,也知道福茂是很大的唱片公司,但不知道福茂是他家的。他看到了訂單有點好奇,所以打電話來問這是不是我… 因為我在學校裡並沒有玩樂器。

Anyway,道德重整合唱團的樂隊就這樣在我加入那一年成軍了,兩位吉他手林雍舜與林久翔,一位鼓手王恆昌,一個鍵盤手王昭文,再加上我,除了我是大二之外,其他都是大一新生… 雖然小時後學過鋼琴,但我是看不懂樂譜(也沒有樂譜啦)的,只能靠著音感自己摸索抓音(我是相對音感),再配合其他團員彈奏… 技術談不上好,但勉強夠用,因為每一場都是真槍實彈地上台,沒什麼花腔可玩,所以至少還很穩。

在道整一年之後,大家默契也夠了,想自己玩玩熱門音樂,所以大三時與台南的熱城西餐廳接洽之後,每周末過去唱兩場… 賺點學費與房租錢。就這樣過了兩年,我畢業時,樂隊就散了… 道整?道整每年都有新生加入啊,但樂隊部份由於青黃不接,印象中後來改由吉他社支援。

大學時期學校裡有幾個上得了台面的合唱團,都是僑生合唱團,最有水準的是泰國僑生合唱團,差不多是職業的水準,非常搖滾;再來是馬來西亞僑生合唱團,水準也相當不錯,我一位同班同學當時就是馬來西亞僑生合唱團的主唱。我畢業離開熱城西餐廳之後,就是馬來西亞僑生合唱團接下去唱。

至於同班同學為什麼我畢業他沒畢業… 嗯,好問題,能出國留學的如果家境不錯,就可以多讀幾年書,家境更好的,到卅幾歲還可以是學生,靠家裡養;家境沒那麼好的兩三年就讀完了… 這跟台灣到國外留學的狀況是完全相同的。至於國內畢業了之後,什麼都沒學到或是因為好吃懶作而找不到工作,發奮要「繼續深造」的… 可能是該用蛔蟲藥打掉的那種問題。

退伍後進了 IBM,在 Computing Center 竟然也能湊得出一個樂團,當時 Steve Kuo(郭靖生,赴美留學之後進入 Mobil 美孚)打鼓,Thomas Tsui(崔志強,崔苔菁的弟弟,但他跟崔愛蓮講電話都叫她「老妹」)與 Spencer Chen(陳鴻翔,後來曾任台灣思科 Cisco 副總經理,現任台灣 Fortinet 總經理)彈吉他,我彈 bass,主唱 Jenny 詹是 IBM 的業務代表。同時期在 Customer Service 部門還有一個隊伍,印象中成員也是以僑生居多,他們曾經在 IBM 年終晚會上場表演,很搖滾。1985 年 IBM 在台東舉行客戶大會,CC Band 受邀上場表演,所以全團到台東走了一遭,雖然有點倉促,沒有準備很多的歌,但客戶不斷地叫 encore,只好所有的歌不停地重複,現場氣氛還是很 high!第二天客戶大會繼續進行,我們則去秀姑巒溪泛舟,我還被撞到水裡去,成了當天唯一的落湯雞。那是我第一次去台東,也是最後一次彈 bass,回來之後,bass 就進了它的箱子,結婚之後雖然一直跟著我,沒有被丟掉,但也從未打開過箱子,所以我家女兒這麼廿幾年來從來沒看過我的 bass,也從不知道我還會玩樂器…

話說回來,當起無業游民之後,時間也多了,就把 bass 給翻了出來回憶當年,也順便調整一下。也許是因為從沒拿出來,所以濕氣侵襲並不嚴重,輕微發霉,沒什麼生銹,稍加清理就很體面了。但調整 truss rod 時原本以為 truss rod 底端會在 pick guard 底下的,打開之後卻看不到,可能得從背後固定琴頸那塊金屬蓋板下手… 還不慎鉤斷了一條地線!折騰了好一陣子,truss rod 弄好了,但因為 Luxkit A301 電吉他音箱留在台灣,不會去彈它,而且烙鐵不知道在哪個箱子裡,所以那條斷線就這樣丟在那裡。

陰錯陽差買了台 Univox 電吉他擴大機之後,那條斷線的問題就浮上台面啦… 開始找烙鐵吧!有找有差,烙鐵竟然給我找到了,花了一點功夫把線給焊上,插上去… OK啦!

Pick guard 裝回去之前照張相,所有這些被動式的老 Fender 吉他與 bass 內部長得都是這麼個德性。從 pickup 線圈出來之後會接到音量 VR、再接到音質(tone)VR,然後就從 socket 出去,簡單到… 沒什麼道理可講。音質調整只是一個最簡單的 RC(電阻電容)迴路,靠可變電阻來調整 RC 值而已。從 VR 的外殼上還要拉一條地線到弦的 bridge 去,因為吉他曝露在日光燈或其他的電磁裝置下,加上又是頻繁摩擦的部件,很容易積蓄大量的靜電,這些靜電在乾燥的地方嚴重的可以電到人,但一般狀況下,會讓線圈式的拾音器產生高分貝的雜音,所以必須有接地處理。

有玩過電吉他的大概就會知道吉他與擴大機之間的雜音,我的 bass 只有在琴橋接地,所以弦基本上是妥當接地的,改天打算連琴橋與拾音器的兩個護罩也接地處理,看能不能再進一步改善!

好啦… 反正它就是這麼簡單,而且也沒有什麼殘值,所以應該還會跟著我好一陣子的…萬一我又有了個新歡再說吧!

About these ad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